在自己本质的奴隶下

倘若巨大的愿望充满人,人似乎在愿望之中融化,受其完全的限制,似乎能够去实现这满足所要求的那一切。甚至不能抵制它。
每一个人都有各自忍受的“门槛”,也就是存在某种人能够抵制的满足和痛苦的措施。而如果满足或痛苦高于这门槛,那么它们就能彻底地征服人。
毕竟人仅仅能够在很窄的敏感范围内抵制满足和痛苦,而且只有在能够保护自己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保护?人理解,他不能让自己受到诱惑,无论是好的还是不好的方面。
否则,满足或痛苦完全控制它,毕竟人是由以享乐愿望为基础的物质而被创造的。于是,通过满足和痛苦,能够想要怎样就能怎样地处理人。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