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老被暴露,只剩下发现创造者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原稿发表于 2010年11月22日

问题:在会议上创造者为什么没有让摩西经过mahsom
答案:我们的摩西在哪里,以去请求让他走出埃及?我们对创造者的叫喊在哪里?那时只有法老。我们并没有要求创造者,创造者在我们之间打碎了墙壁。每一个人都期待:“它到底什么时候显露出!?我想要满足!”在我们内部里法老仍然占据优势。
此外,我们感到了,法老在阻止我们。这是真正的显露——我们发现了,什么在阻止我们,什么不让我们团结。
我不是巧合地告诉坐在厅里的人,我们必须去想彼此间的关系,应该深入并在里面发现被断开的线并把它们连接起来。不要跳舞,不要说话,每一个人都要集中于自己内部,并思考怎样与他人团结。
那时发生了什么?车停了。看来,我不能完成这一点。
这多好,我毕竟发现了很重要的一件事:我与他人是分开的,关系不存在。所有线索和渠道都被截断。没有任何冲动。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与他人团结,就是不要受到他们的思想和愿望,以便它们,千万不要,变得像我自己的那样。
这就是法老的控制。那么叫喊呢?没错,我们是分开的、彼此疏远的,那么关于我们必须团结的叫喊在哪里?创造者,你怎么不来并与我们连接!?
我们暂时对这种叫喊感觉不到需要。我们暂时感觉不到,在这里创造者应该是最主要的元素。我们仍然觉得,我们要靠着自己的力量团结。“我们尝试了——一切就会成功”。但怀着我们的自己的品质这难道可能吗?
在我们共同的工作中要产生对创造者的要求,那时团队会迫使每一个人这样去想,并劝说,只有创造者才能改正状况。我们需要创造者的工作,而不是Bnei Baruch的工作。我们仅仅要产生请求。
在我们达到了这种集体的包括全世界的要求——以便创造者改正我们,那时我们真的上升到新的阶段上。

暂无评论

评论

登录后您可以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