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恒的语言

问题:怎么做更好——我在课堂中应该阅读什么也听不懂的原始希伯来语文本,还是阅读翻译好的文本?
回答:这是个很大的问题。卡巴拉词汇很有限,学生通常都能逐渐地熟悉它们。我们所说的是大概几百个词汇,它们足以让你理解希伯莱语的卡巴拉文本。我们看到莫斯科团队就是通过掌握这些词汇来阅读希伯来语的原始文本。
我不认为追求共同精神目标的任何人在将来会通过其他语言来学习卡巴拉。这非常困难。我们还没有学习希伯来语的字母,也没有开始学习它们的外在和内在的含义。
掌握卡巴拉语言对学习极其有帮助。我相信你已经知道了一半希伯来语的主要卡巴拉术语。我认为,应该要了解原文。
然而,这并非这么简单。我们在谈的是和拉丁文非常不一样的不寻常的语言。但我们对此无法做出任何改变,光从右到左降落到我们这里,这就是为什么希伯来语的书写方法也是这个方向的原因。
此外,我们书写字母的顺序是从右到左、从上到下,这同样是根据Hasadim(仁慈)之光以及Hohma (智慧)之光的方向而来的。所有的字母都包含了这些元素。它们的形状是由更高的力量的不同组合来定义的。
希伯来语所有的语言规则和语法都含有精神根基。它们是基于Bina和Malhut的相互作用而构建的。在希伯来语中没有任何规则是由人类发明的。
从距离今天5772年前亚当的出世开始,希伯来语没有任何变化,无论是书写还是口语。如果你遇到几千年前住在埃及或者巴比伦的一个人,你会很容易地和对方互相了解。这都取决于不发生变化的更高的根源。Bina和Malhut之间相互作用的法则是永恒的,而这就是为什么希伯来语没有经历任何变化的原因。
其他语言根据使用它们交流的人们的思想和道德变化而转变。你的祖先在一千年前使用的语言,今天你几乎无法识别。这些语言中字母自身的拼写和外在的结构同样随着时间都改变了。
然而,希伯来并不是人类的语言,它其实是更高的力量和它们的组合的一个投射。即使对当代的人来说,使用希伯来语不是一件很方便的事情,但我们没有其他选择。卡巴拉学家无法用任何其他方法来传递卡巴拉知识。

来自2010年11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在黑暗降临之时

问题:在降落的状态中怎样保持开心?
答案:一切都依赖于你具有的目标。我记得,小时候我们爬上小山然后坐着雪橇下滑。所以说,我们不是爬山时开心,而是在下滑时。也就是,一切都取决于目标。如果你知道,降落为你显露出新的物质,而借助后者你会建立新的阶段,那么这难道不让你开心吗?
在混乱和不清楚到来之时,在所有一切在眼前模糊起来,我感到愉快。毕竟在黑暗之后,我将会获得新的知识、新的感受、新的接近程度、新的显露。在黑暗中,在感情的模糊之中,在意识大雾中,我从外面观察自己,放弃不理解和失望,并根据它们来衡量我将来的上升。
就这样,卡巴拉学家Shimon感到自己是“市场的Shimon”并理解到,他在面对最终改正的那个阶段。
既然我们仍没有达到这种状态,但感到在无力的状态中,在大雾遮蔽太阳之时,你必须把这当作准备期。就这样会出现下一个阶段的物质,你还没有实现这阶段,还没有获得需要的形式。
而那时就不要守株待兔似地等待好天气,而相反,要开始去工作。试图立刻就克服障碍并把自己从黑暗中拉出来,即使它是最小的。正是借助这一点,在过程中要参与的全部的物质会更快地被运转起来。
在团队和研读的帮助下,你有机会每日都做出系统性的准备。一天之内都保持关系,不离开精神之线,甚至如果这种关系是通过mp3的耳机产生的。让这给你作为提醒,毕竟在降落的状态中你会离开目标。
如果正确的环境一直都在影响着你,甚至在负面滋长的情况下你都会从外面观察自己的状态并分析它,这会让你怀着不同的态度来看待所有事件。快乐来自你在建立下一个状态这一事实。
随着精神的关系完全失去(由于准备的不足够),你不能继续工作。在生活中的任何时刻可以做出这种准备,以达到你永远都离不开良好的影响。倘若你真的重视团队,快乐不会离开你。

来自2010年11月1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全职工作

问题:想要团结和获得给予品质,我们具体要做什么?
答案:我们的唯一的自由动作——与团队团结,而且尽量保持亲密。
但物质的动作不是团结。团结应该是内在的:我是为了什么这样去做?!
通过试图团结,我必须一直寻找创造者:帮助我团结!
我拉着它去上课,去参加朋友们聚会,想要它一直都在我旁边。我要求创造者实现这动作,甚至一分钟都不离开它。
更高的力量必须实现我的要求,毕竟它本身想要这一点,就像大人想要为小孩安排长大的条件。但如果孩子不愿意进步,那就没有比这更糟糕的状态——这就是我们。我们根本就不担心我们的状态,而创造者愿意,我们一直都产生要求!
于是我得知道:我的工作是与团队团结并在这个关系中发现精神的世界。
我来一起与创造者完成这工作。我一直都在拉它,就像所说的那样:“咱们去法老那儿吧!”除了这以外,不需要其他的!
我们缺乏什么?首先,我们要对自己的力量而感到失望。随后,我们要确信只有创造者才能帮助我们。最终,需要请求它,以让它完成这动作。
总是它在完成动作,所有我们的工作被称为“avodat ha shem”(创造者的工作)。奇怪的是,工作和付出努力的是我,但工作本身被称为创造者的工作——我仅仅引起它!但我要付出很多努力,以发现,它具体要做什么。光实现动作,而我必须在合适的地方出现并说道:现在行动!如果我找到了这个地方,它就会实现。
在这种情况下,我在哪里并忙于什么根本就不重要:我在团队、在上课、在家、在上班还是在道路上——我一直都在忙于这一点。这就是我们的实际的工作。

来自2010年11月1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