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才能找到打开“银行”的那把钥匙?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我们决定了,在目前的会议上我们要孤注一掷(va bank)。这个“银行”在哪里?而更重要的是,打开它的门的钥匙在哪里?
答案:“银行”在“天”上。但我们可以达到它。这是Bina、给予的品质。而那把钥匙就是我们之间的团结。
在我们的团结中,我们将会发现真正的宝藏,不是保险箱,而是品质。借助它我们将会打开所有世界的所有藏宝库!
我们会发现,只有我们彼此团结了,在我们之间的团结中它才会立刻出现。
这是在精神世界存在的奇迹——光。我们一旦到达第一个与它相同的阶段,光就会在第一时间向我们照耀。

来自2010年11月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决定逃避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会议之前我产生了这种印象:刚才还在追求目标的人,在最重要的时刻立刻又放弃了。怎样才能使用这种状态,以便长大而不是逃避?
答案:没错。进入精神世界之前有阵痛:一方面是内在的压力,另一面是外在的边界。一直都是这样,直到这些力量让你认识真理。
最后一刻,谁也不想走出埃及。这就是为什么逃避是匆忙的、在黑暗中、在恐惧中、受着负面力量的压迫。古代的寓言这样刻画这个状态:一条蛇来到鹿面前,并咬伤它,那时它会诞生。

暂无评论

一切都做好了吗?

会议、活动、对话团结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Rabash写道,当人做了所有一切,使用了自己的全部的力量,他就会找创造者帮忙。那么如果我去想我还没有做所有一切,还不值得上升到精神世界,我该怎么办?
答案:谁也没做完他们所能做的那一切。继续努力,你“当场”将会目睹你已经完成的程度。Klipa总会告诉你,你还没有做出足够的措施:“你知道吗,等到下一个会议吧。”而你应该回答它:“不要让我吃早饭!就在这里,就是现在!”
谁会引出你这样的回答?环境。就是它增强人的能力,在人低头与他人团结的时候。

来自2010年11月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让环境影响到你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现在,当这么多人来参加会议,我们每一个人能不能都感到精神世界?
答案:这完全取决于我们。我认为我们处于非常好的、前进的状态中,在正确的准备中。最近每天都有许多重要的上升和降落。我为这而很高兴。
这是特别好的状态,因为想要正确地团结,我们要发现善和恶。而且善和恶一个接一个地显露出。于是所有我们经过的状态都属于准备期,人在经过它的时候会感到钦佩和兴奋。
我们都要去感到的不是安静和静态性的状态,而要去感到我们处于重要的时刻面前,经历内在的感受。
我们得理解,所有这些我们现在经过的状态都从上面给予我们,而且各个状态都是必要的。不管所有这些状态,我们要去实现我们所必需实现的。
如果我把自己放置在朋友们的影响范围中,取消自己,像是闭上眼睛,我根本就不在乎我所想的,我仅仅想要感受到他们的影响——这就是来自上面的祝福。
似乎这是很简单的工作,但立刻就会出现障碍——不安的想法。虽然在其中没有什么重要的,但这都是特意安排的,我们必须克服它们并继续受着环境的影响。
会这样工作的人会收获很多。这种人没有在障碍面前低头,而是把其中的每一个都“吞掉”,而且是怀着“高于知识的信仰”的态度来看待每一个障碍,并为自己解释,现在在会议上所发生的对他更重要。他就这样“来回”地移动:这种人一次次地进入和走出状态,与会议断开并又回来,就像所说的那样:“从Ciyon将会走出Tora”——从“走出”(降落)将会出现光。就是从这种“进入”和“走出”(精神状态),在存在障碍的情况下,人们不断地分析自己的状态,他将会走出Tora,也就是说,最终在他们内部里会出现光。
如果人会这样去行动,并在这同时去跳舞和唱歌,那就没有比这更好的了。如果人会保持这样的状态,那么毫无疑问地他会感到精神的世界。人会立刻感到,世界是永恒的、包括一切的和相互团结的,而且人本身处于某种特别的更高的力量之流中。

来自2010年10月2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长生的秘密

卡巴拉愿望、思想精神工作

问题:来到卡巴拉,进入团队之后,我发现我的性欲和对其他物质满足的愿望天天在滋长。我该如何处理这一切?
答案:这就是所说的:“谁比朋友高,他具有的利己心也就更大”。有史以来我们自私地发展,我们的利己主义不断地在滋长。
最终我们达到这种状态:我们完全使用全部的巨大的属于这个世界中的利己主义。于是人们感到失望、沉浸在抑郁中,并吸食毒品,恐怖主义活动和其他的不幸日益扩散。我们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们的生命。
现在我们要怀着更大的利己主义前进,以到达精神世界和创造者那里。


于是,来到卡巴拉的人,会认为现在他们是“有翅膀的天使”,似乎他们唯一缺乏的就是“翅膀”,毕竟任何所有这个世界的满足并没有让他们感到满足。
人开始学卡巴拉,他内部立刻又开始渴求食品、性、旅游和其他这个世界的满足。为什么?利己主义在滋长,没有办法。这跟年龄没有关系,人可以是八九十岁,他像年轻人一样开始感觉到这些愿望。
我不想为这作广告,不然我们会变成老年人的团队。 😀
但实际上,没有办法,在学习卡巴拉的人中应该滋长所有愿望。而因为所有满足的基础是性欲,其根源是光和愿望/kli的团结,创造物的男性和女性部分的融合,于是人首先感觉到性欲变得如此强烈。以前他是普通的人,所有愿望都正常,但现在他们出现了如此的形式,不能让他安静地生活……
这都没错,大家都知道开始学习卡巴拉,你的所有愿望和渴求开始滋长。该怎么办?说实话,就像卡巴拉所说的那样,我们不允许反对自己的愿望。
不要直接地反对“邪恶的基础”,似乎你是在作为一个英雄准备与它打仗。你什么都不会做到!只有把你的所有想法集中在研读和团队方面,更亲密地与朋友们团结,以便最高之光更强烈地影响到你。
只有这样你才能经历这一切,无论旁边有什么障碍。没有办法,这一切都是为了净化意图和想法,以便你在所有障碍中寻求与团队的关系之点,毕竟在团队中你有全部的自由的选择。
于是你被给予这种状态,以让你更坚定你的选择——甚至在这些对金钱、性、家庭和其他这个世界的满足的基础之上。在这种情况下,更接近团队,实现你唯一的选择。
你不能与你的愿望斗争。不要做愚蠢的事情,不要反对它们,毕竟你不在那里。这不管你的事!为你安排了外在的条件,它们能够更好帮助你实现自己的自由的选择。
无论是哪些生活中的情况,我们都要理解这一点。在这个世界上,你要跟所有其他人一样去行动:结婚、养家、工作、放假、保持健康——就像所有其他人那样。而要把你的注意力集中于自由选择上。

来自2010年11月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团队的理智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自然、创造者

问题:什么是团队的理智,我怎样才能理解它?
答案:我们在文章中所阅读的、我们所谈的、我们所唱的和我们所研读的都是关于怎样去为自己想象我们的团结:它应该含有什么愿望、什么渴求和什么想法来让团队关心——这就是团队的理智。
团队像是创造者。它是我们的团结。如果我们团结了,那就能看到除了好的和创造好的创造者外没有其他的。就这样我们描述最高的统治,是它让我们达到目标。
我们发现在团结中,即在相互担保中,所有人在朝向目标的道路上“焊接”在一起,而所有发生的事情仅仅是为了推动我们到达目标。
目标是达到如此的我们之间的团结,以至于在其之中显露我们的“积分”的关系、共同的亚当灵魂的系统。在那里,我们都如同一个身体中的细胞一样行动——在相互和谐之中。
这个在我们之间统治的和谐、共同的给予正好是创造者(Bore),来自希伯来语的单词bo(来)和 re(看到)。创造者是我们在我们关系之间所达到的共同生命之流。
所有团队的思考和愿望都来自这里。如果我是独立的细胞、那么团队就是一个有生命的身体、无止境世界的Malhut、Schina、某种具有精神作用的对象。就这样我要去想象团队。
团队是Malhut、Schina,换句话说,“地方”、共同的愿望,就在其之中我来发现创造者。

来自2010年10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