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变成创造者?来吧!

我像创造者现实、世界、宇宙精神世界机构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我们的世界是所有世界中最低的世界,而借助卡巴拉科学能够上升到阶梯之上,那么为什么许多年之内人都处于最低的阶段,甚至没有开始上升?
答案:存在五个精神的世界:Asiya、Yecira、Briya、Acilut和Adam Kadmon。我们处于在最终的阶段上——这个世界。所有125个阶段在我们之上,这是现实变化的程度。
想要改变现实吗?需要屏幕。屏幕是我与光/创造者关系的亲密程度。我应该借助屏幕与光/创造者连接自己。那时我借助各种不同的由屏幕做出的行为能够创造出与现实不同的形式。而且这些形式是有生命的,就像在旁边我现在能看到人们那样。我现在没有创造这个现实,但我天生就有这种感知。
而在上到精神世界之时,我像创造者那样行动。我来创造每一个阶段——其全部的非生命的、植物的、动物的和人类的层面。我代替创造者来创造这个现实,形成并支持它。
那么这个“我”是谁?是具有屏幕的那个人。

来自2010年10月20日的夜晚节《初识卡巴拉》
暂无评论

特别重要的提醒!

卡巴拉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我想提醒你们,只能根据内在的意义去理解所有卡巴拉学家的著作,那里所谈的不是外在的世界,而是人的愿望的改正。正好愿望被分为“Israel”(yashar kel;直接向创造者)和“世界民族”(不针对创造者的愿望)。
我们每一个人都含有这种愿望:旨在创造目标的(暂时是一个“心里之点”)及不旨在目标的(所谓的“世界民族”)愿望。
放逐指的是从光、精神世界的放逐,即不再处于给予品质中。
流放指的是我内部里出现给予的、与他人团结的、去爱他人的力量。
创造者、光指的是给予和爱的品质。
只能这样去看卡巴拉著作:只有在自己内部,只有为了改正自己,否则你们会深陷于物质形象当中(创造偶像), 并又开始借助卡巴拉想象出宗教。

来自2010年11月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从观察到参与

团结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我一直都为自己想象我们共同关系之网。它消失了,但我会继续在我的意识中编织它,一次又一次,直到它印在头脑中,并变成我生命的一部分。现在我生活在这个不可避免的感觉中、在不断的我们团结的光照下。
而后来我不只是想从外面目睹它,也开始想进入内部里,以便我的世界变为全球性的、所有人之间的关系体系。观察会被参与代替,我进入得越来越深,并开始感到自己在与朋友们的团结中。
这时陌生的力量、愿望和事情带来阻碍,而我对它们进行分别并开始感到我哪里还没有改正,哪里还没有团结。它们为我指出那些缺乏关系的品质和特点,而我来改正我的缺点。
这为我提供更大的力量、感情和理智,以及更多的世界图像中的细节,就这样我前进。
主要是,在自己思想上的观察之前要画出同一个网。这是足够的,其余的一切顺其自然地就会到来。

来自2010年11月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会议的三天在最终改正的状态中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我是不是把会议看作如灵魂改正的系统的反映?
答案:当然!我来参加会议,准备进入完全改正的(与我相比的)系统中。那里来参加刚开始学习卡巴拉的人或者想要认识到卡巴拉的人,他们都什么都不理解,处于混合中——这都没关系。
创造者把他们带到了那里,所以对我来说我必须把他们当作与创造者那样改正的样子。而如果我看到他们是未改正的、愚蠢的、什么都不懂得的,这都是因为我要在自己内部来看这所有一切。除了明显的反对目标的那些人们之外,要立刻排除他们,在最终改正的状态(Gmar Tikun)中我们会考虑到他们。

来自2010年11月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