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怎么办?

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我们一直都在听“我们必须团结,寻找创造者”,但我们不把这当作实际的工作。我们具体该怎么办?
答案:如果外在的动作对内在的过程有用,那我们就应该实现它们。可以是未来的好处:我一年之内都忙于外在的动作,以便作为我动作的结果我会达到更内在的精神的层面。也就是说,我会接近创造者的品质——给予,并意识到他与这个品质距离多么遥远,以便借助自己的愿望能够启动意图的从“为了自己”到“为了给予”的改正过程。
换句话说,“在最初的念头”中应该要有“动作的结尾”:或者我被告诉怎么做,并且我通过“高于知识”去完成,或者我自己这样去行动。无论怎样,要针对人本身来实现。
但如果我给动作加上“为了团队而团结”的意图,那么无论我的意图有多么重要,都不会获得任何利益。毕竟忙于意图是人的任务。
无法避免它,毕竟世界的本质是给予快乐的愿望和享乐的愿望,是这些愿望旁边的思想,是它们的团结和相互渗透!
更低阶段的享乐的愿望进入更高阶段的给予的愿望中,如MAN(关于改正的请求),而更高阶段的给予愿望降临到更低阶段的接受的愿望并充满它——如MAD(改正之光)。
那时在它们之中发生相互团结:在Malhut中的Bina和在Bina中的Malhut,即创造者在创造物中和创造物在创造者中,直到达到完全的平等。这就是全部要实现的!
这在哪里发生?只有在思想中、愿望中,在内在的努力之中!
当然,这比什么都难。我们的一些人更容易去实现思想上的工作,另一些更难,但精神的工作无论对谁来说(无论你是科学家还是木匠)都难以实现,毕竟这种工作是在灵魂中而不是在理智中实现的。
一些外在的动作我们还是要实现,而且它们借助正确的意图来团结我们:我们为什么做这个动作? 为什么大家要在一起而不是独立?为什么想要参与者增多?这都能让我们复活,并提供灵感。
没有在意图方面付出努力,我们便是“嘲弄者的集会”,毕竟甚至是最重要的工作,如果没有意图,也是无意义的!

来自2010年10月3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