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团队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我们的工作被分为相互之间似乎没有任何连接的部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创造者之间的关系及人与朋友们的关系。
在完整的状态中一切都应该是相互连接的:人与伟大的世界、人与团队及人与创造者。整个现实应该是不可分割和团结的,没有任何人能比其他人重要。这就是品质的相同。
但暂时我们不知道怎么去建立所有这些关系,而且不知道对每一种关系给予多少重视。我们一直都会糊涂,于是卡巴拉学家揭示出,最有希望的是在团队中的工作。
毕竟创造者打破了共同的kli就是为了其各个部分能够提升在自己的品质之上,并对其他部分而言工作,以便甚至在没有与光联系的情况下,与亲近人的关系将会代替创造物与创造者的关系。
这让我们工作并不断地检查,我们的行为是否正确。
最终,我们需要从所有卡巴拉学家的著作中接纳主要的原则:没有创造者,没有创造物,没有人类,只有团队。首先,如果我在团队中,在其之内我能够实现相互担保的规律,那么必须与朋友们团结并去实现。
我们的团结应该不留下任何区别和距离。我们在朝向目标的道路上是统一的,并感到共同的相互关系。而且,我们理解,只有在这个关系中我们将会显露精神世界。
那时在我们的联系中我连接上创造者: 就是它来决定我们应该怎样团结,以便团队不会变成一个嘲弄者的集会,而作为真正的团队。我们不知道什么是给予,但要求创造者为我们做出见证、榜样和连接。
那时人、团队和创造者变成一个整体,而我们都工作直到开始要求创造者在我们之间显露。

来自2010年10月2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听取老师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追求达到相互担保的团队,应该怎样去看待老师?毕竟老师把我们与共同的灵魂的系统团结起来。
答案:老师是指导者、中介人。他被称作rav——“伟大的”。一般来说,每一个朋友对我来说都应该是rav,当然,创造者也是rav,毕竟它是伟大的。指导者也是这样。
他们为什么是伟大的?说实话,如果人在自己的眼中没有提高创造者、朋友、指导者,那就不会与他们连接,并从他们那儿受到任何什么。人不会对他们而言低头,但我们知道小的只能向大的来学习。
当然要把老师当作“伟大的”。如果他比我大,这就意味着,他所说的比我所想的更重要。这里我们谈改正手段的重要性,而指导者把它传达。他已经经过了这条道路,并靠着经验告诉你。如果我想走同样的道路,我还能向谁学习?
这就是为什么我低头,从老师那儿接受到,不管自己的考虑,去接纳他的建议。否则我会跑东跑西的,怎么也找不到道路。
我们看不到精神的道路,于是,与依靠书籍相比我们更加依靠老师。书籍,每个人来根据各自的情况来理解。说实话,老师的话每个人也都是亲耳听,但在团队中的共同的工作,将会提高老师的教导深入每个人内部的可能性。这里也不能太肯定,但是可以的。
因此,我必须彻底对老师而言取消我的利己主义。否则我不会听到任何一切,而另一个源泉不存在。根据实现的情况能够判断人是否听取了。

来自2010年10月2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