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向光的线

团队、环境愿望、思想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如果享乐愿望不受任何限制地去行动,那就被称为“圈”。如果享乐的愿望对于给予而言设定重要性的顺序——创造者在上面,它在下面,这就被称为“线”。
同样的与屏幕和相应的光工作的愿望被称为线,而如果没有屏幕则被称为圈。
圈是完全改正的愿望,它没有限制,因为一切都经过改正,圈也可以是改正之前的(无限)的愿望。于是我们的世界被称为“圆形的”——享乐的愿望想怎样行动就怎样行动。
我们的工作——在线中行动。这就意味着对于目标而言我工作的时候不仅使用我的所有品质,也在正确地整理它们。这个内在的顺序被称为线,后者来衡量愿望和光之间的相同程度。根据这相同的愿望可以像光那样照耀着。而光是愿望中的现象。如果在油中没有灯芯,它就不会点燃。灯芯是油或蜡与火相同的程度。毕竟没有易燃的材料什么都不会点燃。
应该要在里面具有光的容器。我之外的光是什么我不懂。光是与创造者品质上相同的Kli。根据这个相同它来照耀,而我们把这个想象称为光。
暂时我仅仅是材料——油或蜡,我里面没有光,而如果我作为灯芯,那就会照耀——在自己内部里会感到光的出现。想要变得与创造者品质相同,我必须建立线,就是为了这个目标我被给予了团队。

来自2010年10月2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10个Sefirot 的教育》
暂无评论

去感到自己本身是犯罪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感到自己本身、自己的灵魂而不是感到一个共同的灵魂算是一个缺点。但一些人可以认为这是巨大的成就,毕竟我处于精神世界,与创造者一起,与别人分开——没关系……

但如果人达到精神世界,他就会感到这种状态是不适合的——当他与他人分开,并存在两个部分。
但更糟糕的是,如果还有第三个部分——创造者。毕竟我们都应该是一个统一的整体:人、改正的手段和创造物。
但各个阶段有各自的犯罪——而你们离这种“犯罪者”还很远。
一开始,只创造了一个灵魂,但这个完整的、由完整的光创造的享乐的愿望怎么会被分裂成许多部分?这种距离怎么是可能的?
本来只有一个灵魂被创造,但这个完整的享乐的愿望(由完整的光被创造的)能够分裂成某些部分吗?这种分裂怎么是可以的?
现在你能理解,我们生活在幻想的世界中吗?!只有在我们的幻想中,一切都被分成部分:非生命的自然、植物界、动物界、人类、各种各样的颜色和声音。在这一切在精神领域根本就不存在!真正的精神领域是一个共同的感受、普通的光。而我们现在能感到分别只是因为我们缺乏完整性。
我们认为离开了完整的状态,于是感到世界是分开的,一切都被分成部分,被分散,对象之间存在距离,而且一切是相反的。
但如果创造者是一个,那么来自它的也只可以是一个创造物,而非几个,
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60万个灵魂》:“其实,在世界中只有一个灵魂,就像关于人的创造所说的那样——创造者把生命的气息吹入了它内部,只有一个愿望和一个光”。
追求回到创造者那里的人被称为“Isra el”(直接向创造者)并达到一个统一的灵魂。
我去与那些对我显得是存在于在我外部的人们团结,并把这一切如一个统一的灵魂——Adam Rishon(AR)来感知,因为这灵魂是由创造者创造的。而在内部里它是被无止境之光、创造者充满的。
但为了更简单地实现这一点,我被给予团队,通过它我来看待共同的灵魂——这是与我亲密的灵魂的部分,我可以与它工作,而它作为我的过渡性的手段。

来自2010年10月2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现在自己来!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在降落之时,在黑暗、无助的状态中,在远离创造者的时候,最主要是试图正确地结合所需要的手段。在降落中,人必须来安排所有一切就像在上升状态中那样——当创造者给他提供榜样。那时它们都会是平等的。
创造者给人提供理解、感受、亲密、融合、心情、确定感、信仰、给予的能力、冲动和对给予的认同。
在上升之时感到这一切的时候,人必须好好地检查自己的感情,以确保自己感到的不只是满足,也应该不断地来分析情况。
现在这个状态作为榜样来自创造者,之后,在降落之时,人必须理解,创造者离开了他,就像大人离开小孩,以便让他自己去完成动作。到时,小孩要自己去做他所看到的。
就这样我们学习并试图遵守在上升之时决定建立的联盟。现在,在降落中,我们理解,它对我们有好处。借助它,我们将会创造这种条件,以便我们不取决于自己的感受,去发现所有手段,以达到光。只要我们自己付出努力。
我们永远都离不开创造者的帮助,但仍然需要自己的独立,独立地使用它为我们提供的手段。就这样,创造物变得与创造者相同。

来自2010年10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让降落等于上升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处于黑暗状态中的人失去任何与过去上升状态的关系。
如果现在创造者表现出仁慈来让光唤醒人,这并不意味着,你完成了改正。如果人自己借助团队唤醒自己,那才真的是经过了改正。
在上升之时人做出了全面的准备:把所有一切放入了团队,把它当作了“灵感之源”。借助付出的努力,在降落中关系保留了。现在,有了这条线的结束,人能够唤醒自己,通过团队吸取光、力量、理解和高于知识的信仰,并开始走出降落的状态并实现新的上升。
借助团队人总是具有更新联盟的机会。与我们的不能受到TTora的父亲联盟不同,我们的联盟直接把人与团队连接起来。这就是自由的选择:借助团队开始工作并让降落变成上升。
这样一来,我们的全部的自由最终会在团队中实现。只有在团队的帮助下人能够完成联盟。

来自2010年10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打击降落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怎样将在会议上得到的灵感用于会议后的降落的时期?
答案:如果我们在会议之时充分地准备,如果我们加强我们之间的关系,那么这关系将会帮助我们立刻把降落与上升连接。
当然,我们具有不降落的机会。想要这样,我们必须在会议上如此准备自己,以至于把心和愿望的包袱当作实现上升的机会,而不是邪恶。
我们达到了特别的状态——伟大的、不同的、陌生的、彼此疏远的人们之间的团结。实际上,我们代表全部的巴比伦。在这同时我们能够建立如此的关系,以至于利用会议为我们提供团结的榜样,并一直都保留在这之中。
只要保持同样的灵感、同样的关系,同样的目标的重要性,抓住所受到的榜样,抓住那个我们在团结之时吸取的力量。那时我们肯定会根据精神阶段的网前进。
基于目标的重要性和伟大型,团结为我们提供力量,而且要我们这样去做,以便我们所有其他的状态不是黑暗中的降落。需要提前看到它们是可取的和不需要的,根据这一原则:“我来唤醒黎明,而不是黎明唤醒我”。
我们像期待光那样来期待黑暗,毕竟它给予我们上升的机会。

来自2010年10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怎样才能让降落变为上升

团队、环境愿望、思想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在我遇到所有障碍的时候,怎样才能保留在意图中?
答案:只有借助环境和严格的边境才能保持下去:我应该知道,我现在有课程,我必须到来,我有责任和任务——我必须实现,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正常的日程安排!
为了做得比以前更多要使用你的空闲时间。在降落之时只有与团队的团结才能帮助你,在团队中你做所有工作——就像正在努力的没有感情和理智的执行者——你现在根本就不能使用理智和感情。这是正确的降落的实现,当你没有试图放弃它,而是利用降落来实现提升时。
如果你觉得你能够借助自己的愿望和理智处理事情,这是完全不对的。在降落之时我们不做任何解释,没有任何感受——人像死亡了一样。
什么是降落?降落指的是受到额外的更高的享乐的愿望。你被提供感觉:你与你的GE与更高阶段的AHAP连接,而你感受更高阶段的愿望,而不是自己的愿望。
一开始我有了自己的10个sfirot,而更高的阶段有其十个sfirot。而现在我为自己团结它的愿望:我的GE和它的AHAP又受到10个sfirot。
而我不再拥有我的微小的AHAP,我被加上更高阶段的AHAP:这是巨大的愿望,它们可以限制和取消自己!而那个AHAP有机会跟我一起工作,它给我加上如此的负担……
假如,我能够抬起来20公斤,而我被迫抬起50公斤,那么我动都不能动!在我的每一条腿上之上放了50公斤,我能迈进一步吗?我准备送给某人一万美金,但突然间发现,我欠银行就是这么多钱!我现在怎么会把这些钱给别人?也有很多其他在我们生活中的例子。
这就是所谓的更高阶段的AHAP的显露。如果我把它感受为绝对的黑暗,我又会怎样?难道我可以借助我的理智和感情来克服它呢?还有什么理智和感情,难道从我的角度来看,这里还有某种逻辑吗?!
我在我的阶段上是“模范孩子”,而突然间某种愿望和任务连接起来,我怎么也克服不了它们。在我的状态中我被要求这么多,就在我失去我的理智和感情的时候,就在完全迷茫和在问题的深渊中前进的时候……难道我自己还能做什么吗?
拯救只有在团队中,只有在自己主动地完成任何工作的情况下。这样你就会开始上升到新的状态中……

来自2010年10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