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是道路上的导游

如果徒弟想要实现精神的提升(在自己的给予的品质中),他必须“取消”自己(自己的利己主义)并“紧扣”老师(试图接受老师的品质)。
当然,他不能自己完成这动作,但付出了努力之后,他创造条件以便老师开始把他“向上”提升——往他的理智、更高阶段、自己的阶段感受那里提升。就这样我们在精神世界中发展。
在两种状态之间都有中间的状态、阶段和更高阶段的AHAP,是它把你带到更高的阶段上。
更高的阶段、老师把自己降临到徒弟的阶段上并以和我们差不多的样子出现在我们面前,以便我们能够与他连接,就像是成熟的、聪明的父亲在与他的孩子玩儿童游戏一样。但他偶尔也会“不正确地”显示自己,为了让我们取消自己,以与他连接并上升。
倘若更高阶段的AHAP没有降临到更低的阶段,后者就不会有任何上升的机会。徒弟必须要找到老师,否则会在自己的阶段上流浪!
老师处于两种阶段中:在徒弟的阶段,即他特意让自己降临的阶段上,也在自己的更高的阶段上,借助它老师能够使徒弟上升。
在任何科学中,学生被要求对老师而言取消自己,否则他从老师那儿不会受到任何一切。
上到了他的阶段,你会发现下一个、更高的阶段——他变成你的老师。就这样每当你取消自己时就会发现处于更高阶段的老师。
是他把你与更高的阶段相连接,于是它被称为老师,而老师那边的下一个阶段被称为创造者。

与老师的团结并不取决于徒弟与老师的物质上的接近,不取决于人学习的方式——亲自还是通过互联网。
如果人听取老师所说的,并去实现,如果他全面地取消自己,并试图理解老师所想的,那人处在哪里根本就不重要。
他将会通过为自己打通的向上的渠道受到所有一切。毕竟老师不是生理上的身体,而是徒弟和创造者之间的状态。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