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的领域“乘以620”

根据逻辑,没有任何自由选择。毕竟没有任何自由的移动,而且一切都被在自然中运转的力量所控制。这些所有力量服从一个最高的把握全世界系统的力量。假如,有人想的不一样,这就意味着他缺乏关于共同系统工作的知识。
如果我处于那个我出生的和为我决定所有一切的系统中,我怎样才能摆脱它并变得自由?共同的自然的力量在行动,并没有给我们留下甚至一个空位——全系统都是封闭的,如同协调的机制在运作,这样一来它还能在那里为我们留下自由? 在人内部的所有想法和愿望中都涉及最高的统治,就是它决定人的行为。
当我们渴求通过我们的心里之点团结为团队并开始寻找我们的自由选择在何地之时,自由就会出现。我们在我们之间想要建立联系之场。而这由我们关系建立的场正是自由选择之地。
这是另一种未曾存在的维度,全新的阶段。我们在我们面前发现新的空间,它以前没有存在——从这个世界走到另一种不同的世界。
可以说,我们更深进入创造的系统,并在那里发现微小的动作,通过它突然间敞开了朝向无止境的入口。
我们也是这样,当我们改正了分裂的状态之后,我们并没有达到最初的、分裂之前存在的状态,而因为我们借助我们的自由选择达到这个状态,我们进入全新的未曾存在于自然中的领域——我们自由选择的领域。
我们在自己之内建立的那种状态能够作为精神的容器:新的容器/愿望(TARAH)和新的其中的NARANHAI之光——它们会比之前的状态大620倍!
虽然会保留与分裂之前的同样的名称,但它们的实质会完全不同。
所以,找到我们自由的那一点对我们是如此重要,从那里我们已经能够突破新的维度。

来自2010年10月22日的晚辰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自由的选择》

留下评论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