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用这个世界的形象来想象精神世界!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在发展过程中,在达到了可以有意识的的年龄,我们已经具有许多关于这个世界部分的形象和概念。于是我们能在想象中或者在动作中分开和连接不同的形象和概念。
因此,在我们听到某种描述的时候,我们能够根据我们已经清楚的“相似的”东西去想象,甚至如果我们从来没见过描述的对象而且与它没有任何关系。
而关于精神世界我们没有任何想象、任何接触,不知道其中的元素,不能把它们分开或连接,想象某种“类似的”东西。
我们阅读关于精神的现象,而如果具有某种形象,我们要意识到,这是我对自己的欺骗。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使用熟悉的这个世界的形象,并用它们来组织似乎更高世界的形象。
因为这肯定是错误的道路,那么在阅读卡巴拉之时,我们试图在脑子里和感情中不去连接任何东西,并依赖这个原则:“法官所知道的仅限于他所看见的”。
不准想象出来、去幻想,因为这样就会出现没有物质的形式。卡巴拉不支持这样做,因为我们必须达到具有物质的形式。
但如果我们开始给自己想象没有物质的形象,那就总是会有虚伪的来自我们世界的形式,而且这样我们永远都不会达到真理。

来自2010年10月2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精神是我相同于创造者的程度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精神工作

问题:进入了精神世界之后,我能够想象我的下一个状态吗?
答案:首先,最大的问题是目前的状态。随着屏幕的获得,光为我描画图像。精神世界是我相同于创造者的形象。现在我感觉不到精神世界,因为我没有符合创造者的措施。
在我和创造者之间具有屏幕,而在这个屏幕上,我看到这个世界、自己的投影、我为了实现改正的品质、我相反于创造的印迹,而不是我与创造者的相同。随着我的改正,为我显露的图像是所谓的“改正的我”或者“为我照耀的创造者”或者“我和创造者共处的世界”。这是同样的图像,只是要看怎么去看它。精神世界指的是看到我与创造者相同的形式。

来自2010年10月2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什么是会议?

会议、活动、对话我像创造者精神精神工作

问题:会议与物质的形式有什么关系,这不是这个世界的幻想吗?
答案:会议是种手段,借助它我们想要建立巨大的强烈的愿望/Kli。而且,在它之中所含有的那一切都将会从光那儿获得满足,这光会在容器中显露出。满足指的是为了改正去使用这光。
什么是会议?会议是系统的建立,那里的所有细节是相互连接的。我们希望,我们在这个系统中将会建立如此的彼此间的关系,以至于在其之中发现与光、创造者的相同。而且每一个人根据他进入这Kli的程度都会感到它。这对人来说会变成精神世界的显露。
共同Kli的创造取决于大家。也取决于每一个人,他深入共同的Kli的程度的大小,那是因为随后每一个人都根据个别的参与将会感到光的显露。每一个人越多地参与到共同的愿望中,他就能够从它那儿获得越多。这是个人与团队的互动,而且这是实际的动作。

来自2010年10月2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环境是我的灵魂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灵魂精神工作

环境不只是进入精神世界的门票,不只是在我的精神道路上陪伴我的对象,团队就是我的灵魂——即我发现与创造者关系的那一地方。它会变成我的灵魂,我的无止境的世界,那时我已经不会分别内在的和外在的愿望(Kelim)——即分别不出自己和他人、世界,仅仅感到这一切如一个愿望(Kli)和一个光。
假如,现在我升到了Briya世界的Necah阶段。我所经过的阶段会怎样? 它们在我内部里不再是一段一段地存在(毕竟我已经历了它们),而是如同圈,毕竟我已改正了那所有的愿望。
当我在团队中通过我们团结的阶段的阶梯上升之时,我在这阶梯上所经历的状态与我连接,并变成了我的部分。而我还要经历的所有一切,还处于分散状态,存在着许多没有顺序的力量。
出于这个原因,我仍然觉得环境是一个手段。而且有这种说法:“从爱创造物到爱创造者”。创造者似乎打碎了我们以便让我们发现它。那显露指的是什么?我们在那些同样的被分裂的但已改正过的容器中(愿望、Kelim)发现它。当这些愿望获得给予的形式,后者就被称为“创造者”。
所以环境不是手段,是空间,我要成为它的一部分并在它内部里生活。这系统正确的形式、灵魂间的关系是我的灵魂,而它内在的形式是创造者,是我发现了它并与它团结为一。

来自2010年10月2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创造者会为大家显露

会议、活动、对话光辉之书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多人一起在会议上研读《光辉之书》和我们团队在早晨的课程上研读《光辉之书》之间有没有区别?什么更重要——质量还是数量?
答案:数量没有取消质量。在许多人中总是有可以更多或更少连接的人,也有那些完全不能团结的或者忘记这一点的人。
无论怎样,数量也有其优点,这就是所说的“在我的民族中我存在”。什么是“在我的民族中”?
这里谈的不是特别的人们的团队——明显的、有目的的、懂得怎么从事内在工作和好好准备的那些人。
创造者处在整个民族中,而不是在那个微小的特别个性的人们中,创造者本身让这些人前进并作为金字塔的顶部一起团结。但它仍然说,它正好处在广大的人民群众之中。
最高的统治系统最关心那些属于(人类中的)非生命的自然,少一些担心植物的,甚至更少关心的是动物的和人类层面的自然。创造物越虚弱,它具有的自由选择越少,随着它的能力去独立而为创造物改正的工作也越少(根据创造的念头和共同的系统),最高的统治系统越会去帮助它——这是创造者(Elokut)的显露。
也就是,我们所谈的不是创造者显露在如此伟大的灵魂如Rashbi中和所有其他伟大的卡巴拉学家中。创造者的显露是根据社会而不是个别的个体来衡量的。
所以,我们不但不能忽视巨大的数量,还要去尊重它。群众力量在于其数量,而不是个别的个体,后者具有个体的达到并从事个别的精神的工作。
主要的就是共同的工作,毕竟通过这样做,我们才会给予光显露的机会并发现创造者。而个人的、特别的一些人的、我们团队或者几个团队的工作是必要的,以便接纳广大的群众(几百万人——几十亿万)并通过他们为我们带来生命的气息。
于是,方向、意图和目标正好是社会、民族。所以我们需要向大众传播卡巴拉科学。

来自2010年10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相互担保是光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是我们的团队中的指南针?还是指南针是我们的团结?
答案:团结不可以是指南针,毕竟我还没有达到它。指南针为我指出我仍不处于的那一点。这一点是我们之间的团结,就是它我必须达到。
因此,我现在所做的那一切:在环境、团队中付出努力,从朋友们那儿获得灵感,从他们那儿获得目标的重要性并意识到自己的卑微——这都是为了现在,怀着感受和理解去阅读《光辉之书》,我们理解本书描述的是真正的、崇高的我想要达到的精神的状态。
我们千万不能忘记,光是愿望(Kli) 之间的现象、愿望的形式。我们仅仅研读、感到和谈论物质和物质的形式。
物质是我们的共同的享乐的愿望,我们想要把它团结为一,并提供给它我们彼此间关系的形式——所谓的相互担保。
相互担保本身如果被实现了,就会是光。毕竟我们谈的仅仅是愿望(Kli)具有的形式。我不清楚电是什么,我只知道它在物质中能产生什么现象。
所以说,我只是追求物质的形式。这形式——创造者(Bo Re——“来和看到”)、以不同现象运转的光(现象可以是环绕的光或者内在之光,可以是“nekudot”(点)或者 taamim(味道)等)。
最终我要好好地劝说自己,除了我以正确的方式连接我们的愿望之外没有任何其他,而这就是所谓的“光”。

来自2010年10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朋友们总是更高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我怎样才能知道我能正确地判断我的愿望?
答案:不要在自己的愿望中钻牛角尖。在那里发生什么,事情怎样管我什么事呢?最终除了占有我的和不让我上升的自我还能有什么?
更有效的是去感到我多么不能接受团队的想法和目标、团结和朋友们的相互担保。如果我与他们连接,那么就会一直发现,他们总比我好。如果我不是他们团结的一部分,那么这一事实本身证明他们比我高多了。
无论他们处于什么状态。团结自动地让他们站在比我更高的位置,无论我多么骄傲。毕竟团结是个Kli,光就是与它一起工作。而一个人等于零。

来自2010年10月2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通过限制达到无止境

精神精神工作

问题:怎样借助限制达到无止境(无限的、无边境的)?
答案:假如,你想要给我许多满足,但我只想要某种特定的,那时你就会对你的强烈的给予的愿望进行限制并给我带来我所想要的。我以圈的形式来接受我所渴求的,而你通过限制自己,即以直线的形式来给予我。这是所谓的“圈和线的关系”(领域和管子)。
如果你对自己不做任何限制,那是因为你我所渴求的那一切本来就不是对你的限制,因为你没有去想自己,而只想去怎样满足我的愿望。这样一来,对你来说任何给予的机会都算是无止境,甚至如果你仅仅给予我我想要的那一切,而对我来说,这也是无止境,那是因为我收到了我所渴求的。
换句话说,在我们的关系中没有线和圈,只有我们自己为自己的决断的彼此灌输的程度。而如果我的愿望是由你的愿望决定的,那么我一直都处于无止境中。
于是存在一些关于谁的愿望来决定动作的规则:1.我的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2。我的是我的,你的是你的。3。我的是你的,你的也是你的。

来自2010年10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三部分,根据《关于十个Sefirot的教育》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