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着创造者的手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当人意识到团队对他的改正起到的重要性,他就会张开自己,似乎打开车顶那样,并让朋友们在内部“修理”。就这样病人会愉快地躺上手术台,以便让医生拯救他的生命。
毕竟人感到,他百分之百地取决于朋友们的意志,只有借助他们他才能改变、改正并从致命的疾病中恢复过来。
那时环境开始影响他。人越去追求朋友们,为他揭示的就越多:要去寻找他们是多么困难,他对这是多么地反感。一方面人理解,他必须去找朋友们,因为他的人生全部都取决于这一点,但另一方面,利己主义和固执不让他去做这一点。就是他们被称为“憎恨”、“不纯洁的方面”、“卑微”。
有时候发生这种情况,我们要向某种人道歉,但怎么也强迫不了自己。在这里我也会发现两种力量:为了拯救我必须做到这一点,但却怎么也不能。
接着我会发现,我不能因为陌生的权利而阻止你,而作为结果,我会得到力量。在每一个阶段上都会这样:我开始理解,创造者安排了这一切,以便从现在起我拉着它的手能够上到法老那儿。
这就是我们的道路直到改正过程的结束:我感知到我本质的邪恶,与它分开,并看到它就是法老,我的敌人。那时我想根除它并请求最高之光来做这一点。

来自2010年10月1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