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是种力量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会议之时,我们怎样才能靠着“高于知识的信仰”前进,“听到和做到”?
答案:会议是庞大的人群的集合:有几千个生理上到来的参与者和我们周围的几千人。他们来唤醒你,这环境共同地重视给予和爱的品质,并理解这就是世界的未来,没有这些,世界就不会有未来。
毕竟如今对我们来说,世界的显露是积分的、相互依存的系统。而如果系统中的各个部分只关心自己,那系统就会瓦解。于是,在全球性危机的状态下,我们应该理解,解决危机的办法就在人与人彼此间和谐的关系中。而如果我们实现如此紧密的人们的团结(有意识的团结),每一个人都有机会让共同的感觉充满自己,并获得足够力量以得到给予的品质。只要付出努力,试图对环境而言低头,从环境那儿获取印象。
这影响可以如此强烈,以至于人会感到共同的给予的品质,这品质处于我们的相互关系中。那时我们将会发现一般情况下我们的利己主义看不到的品质。通过大家一起尝试着去团结为一个整体,我们来产生如此的力量以至于能够完成这个精神世界的显露。
毕竟我们在阅读卡巴拉学家的著作,他们是已经获得给予品质的和向我们描述它的人们。我们阅读的正好是那些能够对我们产生影响的章节。研读和共同的追求会让我们与这个力量团结。这样一来,会议内部会产生伟大的效应,对人的精神的发展有着巨大的好处。

来自2010年10月19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神秘学还是生命之力

卡巴拉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

问题:新人对卡巴拉中使用的“光”这个词感到恐惧,他们认为这带有神秘的色彩。你会怎么解释呢?
答案:最高之光是生命之力量、复活的力量、复兴的力量。像阳光那样——我们的生命和健康都取决于它。因此最高的力量也被称为光。太阳光为我们带来物质的生命,而最高之光却带来精神的生命。
在世界上运转的整个系统:太阳、月亮、地球都符合Acilut世界的工作,就从那里到我们这儿的所有影响, Hohma之光“穿上”Bina之光,并以这种形式达到灵魂。于是,精神的对象根据“根支语言”被这样称谓。
最高之光像太阳光那样带来生命,但我们在这个世界没有生活于真正的光中——只生活在复活我们的蛋白质的物质的光中,这光保持我们内部的代谢并让我们存活70年。
我们想要真正的生命之光,照耀灵魂的以及能够使我们在它之中保持永恒、完全充满生命的光。卡巴拉科学是吸取光的手段,而在人受到光之时,这就是卡巴拉智慧——能复活具有它的人的智慧。
我们生命的全部都来自Hohma(智慧)之光,而Hasadim(仁慈)之光是改正,人则被创造以渴求通过Hohma之光受到满足。于是卡巴拉科学具有这种“接受智慧”的名称,毕竟它教我们如何才能获得Hohma之光。
它是不允许直接地接受的——只有在Hasadim之光中。这就是我们所学的:怎样能让Hohma之光穿上Hasadim之光,并学会接受全部的光。

来自2010年10月1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会议的礼物

会议、活动、对话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你为什么说过,参与会议所获得的进步等于至少半年的普通工作所获得的进步?
答案:会议是集中巨大的精神力量的点,在那里我们受那力量的影响。当然,它会向我们施加强烈的影响。
此外,在那里,光处于“社会的外壳”下,而如果我对社会而言取消自己,那就会获得他们的愿望(精神的容器)、灵感、对给予的追求。于是光开始通过他们、他们的容器来影响到我。这样一来,我通过从他们那儿既接受容器又接受光而前进。
让我们希望,每一个人会这样。我本身期待着这一点!大家都会在这里有所收获:新学生和伟大的卡巴拉学家——最高之光没有任何限制。
“创造者处于民族中”,如果集合数量如此庞大的人民群众,而且他们都想要发现精神世界,即使他们的阶段很低,但这种人很多,那时我们每一个人都会从那里获得生命力量!

来自2010年10月1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光之沐浴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在会议中人经过普通的状态,上升和情绪失去,他内部里经过许多想法,一会“支持”一会又“反对”。但我们尝试着向新手解释,这是内在的能让我们进步很快的工作。这些解释会节约我们人生中的许多时间和避免许多徒劳的痛苦。
你一辈子都不会经历你在那三个会议日之中所经历的,而这都属于你内在的、精神的容器的准备,这发生在这么多的群众所吸引的光的帮助下。毕竟创造者处在“民族”中。团结在里面包含了光,而这光影响着我们!
一些人在这里会懂得更多,一切人会懂得很少,但每一个人都受符合他阶段的光的影响。这一点都不危险,人去搞清楚自己的状态很有用。我们会在那里谈论这一切。
你们会请求任何人——他会感到自己很潇洒,毕竟每次都可以往外走,在那里坐一坐与他人聊聊天(在周围会有茶、咖啡、点心桌子),然后又回到厅里面,或者回家并且第二天再来。
但他已经接触到了他的内在的工作,这会留下印迹。怎样都不能迫使他,只要给他接触光和精神领域的机会。
不要担心,从上面都为每一个人算好了,他会在这个巨大的、让他进步的群众的力量中有或多或少的收获,这不会有任何负面的后果。

来自2010年10月1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最强大的力量——光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每一个人,甚至是刚刚开始学习的都会参加会议,并与它联络。要理解,有个体的和总体的工作,而在它们之间有天壤之别。个体的工作,个人在精神领域的工作特别难。但如果要一起把这工作完成,在社会中——这就会变成很简单的工作。
就像你被迫去移动一吨重的东西,无论你怎样尝试你都移动不了。而如果你带来二十个人,每一个人都拿五十公斤,那么就可以移动。再来二十个人,那就会更加容易移动。
而在精神世界,一切都在被光的力量推动!我们借助我们彼此间的关系来吸取光,以便它来移动那个重物。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态度!需要正确的我们彼此之间的关系,而在那时,我们只是看一眼那个重物,它就会自己移动。
创造者处于我们内部,如果我们想要团结,在我们内部就已经存在着光!而如果集合六千个渴求相连接的人们——在他们之中就具有光,而这光会发挥作用。

来自2010年10月1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根据光线上到所有问题之上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人刚刚认识到了卡巴拉并第一次来参加会议,他会怎样?
答案:不管人处于什么阶段,他会进入共同的场中并感到这是好的。他感到这会给他带来温暖、让他感到肯定和安全。也许他会找到对某种生活中问题的答案,并且这会帮助他解决自己本身或家庭中的问题。
最高之光在人们相互间的关系中出现,它充满空虚和缺点,因此每一个人都会感到——值得参与到团结中。根据他参与的程度,人会连接上光、卡巴拉科学,并感到自己的生命。
卡巴拉科学与宗教不同,它不曾说,人应该吃苦;相反,是要与正确的环境团结,而为了团结你并不需要付出特别大的努力,你将会根据光线上升。
所有问题只是因为我们生活中缺乏光!而如果我们为了自己将它吸取,就不会感到缺陷和严重的问题:困难、不幸、疾病、战争。一切都取决于光对我们世界的影响。
人在几分钟之内就能够感到,他来到了十分特别的地方。假如,他晚上来参加文艺和音乐晚会:人们唱歌、跳舞——他想的话也可以参加,不想的话也可以观看。他会感到温暖,不会有任何强迫,我不认为有人不会喜欢这样。
人们喜欢这种气氛,甚至如果他们巧合地进来了,而不追求精神世界。毕竟在普通的生活中这种时刻很少,而人很缺乏这些。

来自2010年10月1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独立相同的阶段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在世界上只有两种品质。我们使用不同的术语形容它们:信仰的品质、怜悯、仁慈、爱、Schina、创造者等。这都是给予的力量、创造者的力量。
而仁慈(Hesed)、良好的给予力量创造了接受的品质,虽然这些品质是不好的,是与仁慈相反的。
行为的结束在原始的念头中。一切是这样做的,以便让创造物达到独立。那时,站在两种力量之上的时候,创造物能够确认它的独立——依靠着自己的自由选择来使用它们。
在这些品质的相反中,创造物发展出第三条线,即它自己。它每次寻找去给予创造者的机会通过正确地使用接受的和给予的愿望。它们都属于创造物,借助它们创造物来向自己之外——向创造者给予。在这样做的同时,它决定自己的独立、位置,正是因为所有力量和目标在外面,而它本身只不过是用来决定为了什么而去使用它们。
这些条件是早就准备好了的,在他们之中出现人的阶段——这时品质和动作符合,借助这一符合人变得与创造者相同,在自己内部里形成它的形象。

来自2010年10月1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达到真正的完美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在整个发展过程中陪伴我们的仁慈品质只有在创造物所感到的苦涩的、相反的状态中才能达到。正是这种状态迫使创造物上升到自己之上,包含在里面的是仁慈和判断、接受和给予。
创造物具有无限的接收和给予之间的色彩,借助它们创造物来发现最高的力量,这力量存在于创造物之前,并创造了它。
想要作为独立的、不依赖于创造者的以及与创造者相同的(以完全的达到它)创造物,需要在内部建立自己的系统和创造者的系统,而且这两种系统应该要相互符合彼此。
创造物是复杂的机制,但其复杂性是其不完美的结果。完美是简单的。最高的光是很简单的,是种纯洁的给予品质。但创造物本身不能相同于创造者,只能按照自己的外在形式变得相同,而在内部它仍是享乐的愿望。

来自2010年10月1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