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人的忧郁,有视力的快乐

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我似乎理解你们的每一个单词,这为什么不能给我带来快乐?
答案:因为你不足以意识到重要性。
“是,我理解,但有什么用?”
“你将会获得比全世界具有的更多。”
“那又怎样?我才不管别人所有的那一切?我才没有。”
“那你想要什么?”
……
人跟团队一起要提高目标的重要性。如果人感觉不到并不重视目标,那么这不是因为聪明,这是因为他很笨并且处于隐藏中。他的愿望看不到它面前所具有的。他是盲目的。对他来说世界是黑暗的和空虚的。
“睁开眼睛吧!”
“不想。”
只有感知到了目标的重要性,被团队的热情充满了之后,人才能为了正确的发展获得力量。但是感觉不到快乐的时候,他不会前进。倘若人感到悲伤,那无论他做什么都不会让他达到目标。毕竟在内部他限制自己并以相反的方向前进。
没有快乐,就无法指向正确的方向。这就等于受着创造者的打击流泪并甜蜜地卑躬屈膝,我遭受打击是多么好。这种虚伪证明关系是不对的。
假如在团队里感到紧张、有压力和发生小的口角这都没有关系,这毕竟是力量和愿望的标志。但同时应该要有因为目标的伟大性而引起的快乐,因为目标在前面照耀着我们。
失望不会占有位置。其实,失望是自豪:“我对我所有的感到不满。创造者不管我,毕竟我值得受到更多。我可以因小的事情感到满足,但什么都没有——我才不同意。” 为我展示满足的缺陷,以便让我不是为了报酬而去工作,而我还没有对这做出准备。我仍然想得到报酬,那时我才会快乐并去追求它。
人并不理解他被给予许多不同的机会向前迈进。就像不聪明的小孩那样他为自己设置了条件和原则。
没办法,不借助理智,那就会借助时间。怀着固执态度拒绝进入团队,可能需要许多年,直到人离开失望并开始前进。

来自2010年10月1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