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现在感觉不到精神世界?

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如果你一开始就感到了憎恨,实现戒律是可以的,而后来你借助使你回到根源的光完成了改正。只有借助在团队、在正确的环境中研读卡巴拉,通过达到相互担保才能吸取这光。那时,这意味着我实现了戒律,而且不是一个,是所有的,并达到了改正过程的结束。
但为了这一点需要实现条件:对于团结而言去行动,在正确的环境中,从环境那儿获得印象,而不是去做自己所想出来的。
我每次都去选更好的环境,它向我灌输自己的价值观,而我把它们当作我自己的来实现。也就是,我对他们的看法而言来取消自己,并想要进入他们内部——进入他们遵守的精神原理的系统,而不是人们本身。
那时我们都会在一个共同的方向去行动,并实现一个原则——这就会是请求(MAN),我们将会受到MAD、改正之光,并在精神世界里建立关系。
这会是我们共同团结的连接,每一个人在独立之下不能感到精神世界。精神世界仅仅在关系中、在创造者中(团结灵魂的力量中)能被感觉到 。于是,我不能从团队那儿接受我的精神世界,放弃他们,并带着我的精神一块儿回家。我一直都会留在这个共同的团结之中,只会越来越深地把自己灌输于其中。在那里我发现精神的世界。
而如果我甚至花一秒中去考虑我自己,把自己与别人分开,那又会回到这个世界的感觉中——就像现在这样。为什么我感觉不到更多?因为我没有与他人的关系。一旦我建立了关系,我一下子就感到精神世界,失去了关系——感到物质的世界。

来自2010年10月1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