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至新手都会赢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我该怎样准备自己与来自全世界团队的朋友们(他们第一次来参加)见面?
答案:什么也不用准备。我们在世界各个国家都有朋友。甚至如果你们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你们也不会感到他们之间的区别,因为大家都追求创造者。
每一个具有同样的对精神世界的追求的人,都对同样的目标被唤醒,你们呆在一起,并感觉不到区别。
不要担心你会遇到不认识的人。你将会感到,大家对你来说都是很亲密的人。
问题:如果我是新手,而且在这门科学中什么都不明白,但想要参加会议,我值得去这样做吗?如果是,我应该期待什么?
答案:首先,如果还有时间的话,值得阅读一些为会议准备的资料。但你像所有其他人一样将会“从空间中”理解一切……

来自2010年10月12日的晚辰课程
暂无评论

为了精神的礼物准备好“心”

会议、活动、对话精神工作

问题:男人和女人对会议要做出的准备有区别吗?
答案:没有任何区别。我们要准备我们的心。我们要提前清楚会议的方案、所有课程、研讨会、讨论和文艺,以及音乐晚会的题目,我们要背下歌词。让精神的奇迹期待着我们!
如果我们对物质的事情做出准备并预先知道一切——这更好。我们会把自己的心打开,为了内在的奇迹,为了我们,男人和女人,彼此之间的关系的显露,那时在我们之中会出现创造者。阿门!

来自2010年10月14日的晚辰课程
暂无评论

正确地进入会议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在会议上会集合七千五百个人,我想要发现我们之间的关系。在这三天之内我应该怎么工作?
答案:这很简单。从精神角度来讲,我们在谈具有伟大能量的地方。去了那里你就会感到有多么大的力量影响着你。你愿意不愿意地都会被卷入这次洪流,你本身不会再存在。在这种巨大的和强大的环境的影响下,你自然而然地进入内部。
怀着积极的态度来参加会议的每一个人都会融合在共同的渴求中。这是人的本质。但人内部里究竟工作了多少?他是否使用他的头脑和感情,不只是为了停留在共同的、快节奏的和甚至有一点误导我们的洪流中?他是否做出推测,是否进行计算?他是否加上自己的灵感?他是在自己划船,并不让那洪流完全地控制他吗?
这很重要,而且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的准备。

来自2010年10月1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现代的对感知现实的态度 (2010.10.10)

现实、世界、宇宙视频、电视、节目、课程

每一个星期天,从下午四点到五点(北京时间从下午十点到十一点),我讲课。观看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Baal Sulam 的第51封信;《智慧的果实》

课程简介

现代的对感知现实的态度具有四个阶段:
•在牛顿之前及在牛顿的那个时期,时间被认为是自然而然的我们存在的参数。于是,我们现在目睹了什么,那一切就在发生着。
• 爱因斯坦证明了,时间是相对的概念,而对所目睹的对象的感知取决于观察者或者观察者对所目睹的对象而言的移动。
• Hugh Everett成立,观察过程发生在观察者和观察的对象之间,而且它们两个相互影响对方。最终,作为接触的结果,观察者和观察的对象变为一个整体。
• 卡巴拉科学曾说,在我们之外什么都不存在,只有同一的光,而我们所感到的那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的内在的参数:愿望和品质。假如我们能够改变这些参数,那么将会改变对现实的感知。
普通的光是给予的品质。创造物的本质是接受。在接受的品质(这与给予相反)中感知光,为我们画出物质世界的图像。这图像显示我们与光品质的不符合。于是我们感知到的世界是由形象、物质的对象和不同自然的层面而组成的。
自私的品质变为给予品质,这种变化将会“照耀”我们的世界,直到后者完全地从我们的想象中消失。逐渐地我们会离开有限制的感知并会感到光以它原来的形式——没有任何限制和形式出现。
《光辉之书》用寓言故事的形式来描绘一过程。它让我们感到我们所要经过的感受,以根据“爱邻如己”这一原则来改变我们的品质。超越在利己主义之上,我们将会发现完全不同的世界——光的世界。
伟大的卡巴拉学家Rambam(生活于12世纪公元)写道,我们世界的自然在光速之下,而最高的自然(它与我们世界毫无关联)在光速之上。我们一直都要追求迈过这一门槛儿。

暂无评论

怎样看到真正的世界?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现实、世界、宇宙精神工作

实际上,我们现在甚至都不是物质的身体,我们是灵魂。毕竟创造者创造了愿望,而除了愿望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而如果我们感到某种地球上的物质,这不是因为还存在着另一种分开的现实。只有在物质的身体中感到自己的愿望——这是同样的灵魂,这灵魂只能感到在自己,而且只能在内部感到一切,而在自己之外什么也感受不到。
因此,它感到它存在于它的物质的身体中,而在旁边似乎有着其他同样的身体。就这样我感到自己和周围的现实,因为我的全部和我的利己主义都被封闭在自己内部。
一旦我获得了新的愿望、在我之外感知的品质,我就会开始以不同的方式看现实。它被称为“更高的世界”——是在我外部看到的现实。
我怎么能走出自己(自己的利己主义之外)并看到我之外存在的那一切?我与其他灵魂、与我的朋友们团结,并在我们之间的关系中,在范围越来越大的团结中,我们发现共同的感受和现象,而这就是所谓的“精神的世界”。
因此我们阅读《光辉之书》,并记住我们都渴求发现最高之光,并发现《光辉之书》所描述的那一切。而本书只为我们讲到了我们相互之间的关系和关系的不同形式——而这就是全部的现实。

来自2010年10月1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让我们温暖的爱之光

我像创造者精神精神工作

问题:人第一次发现自己处于最高之光之内,能够感到什么?
答案:人会感到温暖、某种发热的光,某种环绕他的充满全世界的浓雾。这是爱的力量,那个拥抱、抚摸、支持和保护你的良好的力量。你感到自己像是在母亲子宫里的胎儿。正是这样你才能够发现最高的力量:通过更高的精神母亲对我们如同对处在她子宫里的胎儿的态度。

来自2010年7月29日的晚辰课程,题目《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
暂无评论

我是谁?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余的,这就意味着,一切都来自它,环绕我的所有一切都是它?
答案:是。你现在所说的、考虑的和感到的那一切也是它。
问题:那么我呢?我在哪里?我是谁?
答案:这个你要去发现。也就是,你不是发现创造者,而是发现自己的“我”。
问题:最终我发现,我也是它吧?
答案:没有。存在某种差距之点,它被称为“从没有中存在的”(esh mi ain)。而这一点是唯一的创造物存在的地方,其余的一切是创造者!根据这一点想要变得与创造者相同,它来发现自己或者发现它——这都是一码事。
问题:如果我所说的、所想的都来自它,那么那一发现“除了它之外没其余的”点究竟是什么?
答案:这与你去工作以便发现你的自由选择在哪里的一点是同样的。通过这样去做,你来超越创造者灌输在这一点中的本质。
创造者用这个点创造了如想要得到满足的点,而且向它提供了自私的享乐的意图。那时你试图上到在这一点之上,这就意味着,你发现它和它的品质:给予和为了给予而接受。

来自2010年7月29日的晚辰课程,题目《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
暂无评论

在人们的脸孔那儿隐藏着创造者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人看到其他人的脸孔,但他必须相信,在人们的面孔那儿站着创造者并完成着行为”。(摘自Rabash的文章“什么是Tora被称为工作中的中线”)
问题:也就是说,我要这样对待白天里遇到的所有人?
答案:没有,你应该按照在你的社会、你的时代、你的年代普遍的规范对待人们,以便人们不认为你太奇怪了。你必须跟他们一样,无论是什么事情,你的行为应该符合社会规范。
但如果我们在谈内部,如果你想要发现创造者,那就必须在里面和外面的任何动作的背后去看,一切都来自“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余的”。但你的分析是你的内在的分析,而不是大家都能看到的反应。
我们的行为存在两种领域:物质世界的领域和内在的、精神的领域。在内在的精神的领域我想要发现这个自然的力量“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以及它怎样管理我和所有一切。
这个图像一直会这样直到我结束我的整个改正过程,直到,实际上,我达到——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那时,这个世界将会升到并进入那个所谓的无止境世界的Malhut之点中。

来自2010年7月29日的晚辰课程,题目《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
暂无评论

什么是思想?

愿望、思想早晨课程

问题:什么是思想?
问题:思想是我所感觉到的感知,什么原因、目标和我感受的结果。思想处于愿望之内,愿望中感受。没有愿望的思想是哲学,没有基础。有物质和这个物质的形式。有物质形式的感受,也有“这个物质为什么这样感到”的思想。
问题:我们都要在一个思想中“如一个人一颗心”吗?
答案:我们应该达到这种状态:我们的愿望变成共同的、同一的、积分的,而且在思想、愿望中和光没有任何区别——它们在我们身上延伸如一种光。
但每一个人在这同时会感到他的个人的生命就像在有生命的肌体中所发生的那样:心脏与肺脏运转的不一样,但是存在共同的肌体的生命——而生命超越各个器官的印象和感受。而这个更高的大家都经历的生命被称为Elokut(精神的生命)。
每一个个别的器官都具有自己的生命、行为,借助这行为它来参与到整个身体的共同的生命中,也有着共同的全身体的生命。一切都是连接好的,一个不去取消第二个——全部的憎恨,全部的爱都不会消失。在精神世界里什么都不会消失。

来自2010年10月13日的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什么是“线”?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什么是“线”?
答案:
“线”是我内部里的措施,在那里我直接地建立所有开头、思想、愿望、态度。现在在我内部里、在我的kelim中所出现的所有都是根据到来的光而安排的。如果照耀我的光与容器(我根据光来组织它)之间准确地相互符合,那么我是根据线而形成的。
毕竟在我内部具有许多品质。而到来的光帮我把自己“根据线”组织起来。曾经我似乎是一个圈,后来我请求到来的光直接地、以线的形式向我照耀,以便让我变成同样的顺序。
环绕之光(or makif)在环绕之地照耀着。当我向它请求在线上来改正我,它就会“延伸成一条线”——而我也会随着它这样做。
这个时期取决于人的能力和愿望,去向光要求这种机构。光动作的本身高于知识,但如果人获得了克服的力量,如果他给予,绝对地牺牲自己为光,那么光就会按照重要性来对齐所有人的灵魂的部分。

来自2010年9月28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