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求自行车!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在阅读《光辉之书》时,每个人请求各自想要的。主要是把请求当成一种习惯。甚至如果我像小孩一样想要自行车,于是我阅读《光辉之书》时请求给我自行车。假如我们如此渴求发现精神世界,那该多好啊!
问题:怎样利用这个对会议的准备期,以便开始如此强烈地渴求给予,就像小孩想要自行车一样?
答案:跟大家在一起参与对会议的准备活动。毕竟人是社会影响的结果。如果我们想要达到精神世界,本质上我们并不想要这个,而我们内部仅仅具有精神追求的火花,那么我们只有借助外在的唤醒能够让火花扩大。毕竟我们得到的印象取决于社会所感到的印象。
在我们内部具有精神的火花,在外面是社会,而我们的工作、我们的自由选择就是我们能把这一火花与社会连接的程度。这是所谓的“环境的选择”。
那时一切都取决于人是多么地渴求与环境互相团结在一起:打开我们的电视频道或网络电视,渴求与我们在一起,尝试着不去批评并只看到好的方面,以便受到尽量深的印象。毕竟他的未来正好取决于这一点。同时人唤醒自己并变得越来越敏感。
当然,某些事情对他而言显得是那么愚蠢,但他必须理解,在这些事情里面具有特别奇特的唤醒,而这唤醒来自精神的品质、给予。
通过努力搞清楚这种状态,人理解,他必须升到自己的知识之上并接受社会的想法,与社会融合,即与给予的、最高力量的重要性融合。这力量是很奇特的,与我们的品质相反,于是它被隐藏起来。想要达到它,我们必须随着逐渐的发展来获得同样的品质。
因此,我们的唯一的自由选择——是选择环境。人只是必须越来越深刻地检查自己——他怎么理解社会,为什么是以这种形式,他为什么要以这种形式理解它,并感谢创造者,它让人进行这种批评并从外在看到,他深入到批评中。就这样人能够让自己获得高于知识的信仰,获得正确的感知——他没有选择并必须同意做这些所有“愚蠢的事”。他必须靠着高于知识的信仰做出决定,并同时知道他是为了什么而这样做,而且必须要肯定、衡量所有一切。
我们认为,高于知识的信仰中没有知识。恰恰相反,其中具有知识和思想

来自2010年10月1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最强的总是在前面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答案:我看着我们的世界,我能看到70亿人还没有经过改正。在阅读《光辉之书》的时候我们哪里做的不对?毕竟如果我们在谈改正,那么它在任何时刻都能发生吗?
答案:想象一下这种图像:在行走的队伍中,里面有领导者,他们知道应该去哪儿,怎样避免跌入深渊,怎样在爬山和穿越峡谷的时候逃避道路上的盗贼和野生动物。更需要的人应该是在里面。
大部分的群众总会是弱者,但你离不开他们,毕竟我们必须完成共同的改正。你必须保护他们,所以把他们放在里面,如最宝贵的部分。毕竟你所取决于的那一切对你来说变得比什么都重要。你把小孩隐藏在里面。这不像斯巴达(古希腊)那样——没有去杀虚弱的人。这种社会必定崩溃。
因此,在最前面总是会有最强的人。其余的在里面,最强的人在四周环绕着他们。存在环绕全人类的团队。而人类全部都不能做其他的,就在团队里面前进,甚至无意识地,像孩子那样。
于是,70亿人在数量上没有任何精神的力量。从卡巴拉科学我们知道,整个非生命的自然等于一个植物,全植物界等于一个动物,而全动物界等于一个人。之于人类也是这样。因此,大部分的人类都会从那些实际上在改变世界的人们那儿接受一切。

来自2010年10月1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大家都会听到创造者的声音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第一个相互担保的阶段是最初的精神阶梯的阶段。这全部的阶梯是相互担保条件的世界——从0到100%,125个阶段。因此,在会议之时我们试图达到最初的相互担保的条件,在最简单的阶段上,以及起码暂时地停留在这阶段之上。
这是可以的,如果我们一起强烈地开始渴求这一点,并能够把我们的渴求相互传达给对方。只要小部分的人能够有意识地达到这种状态,其余的人就将会加入。毕竟我们是根据金字塔的形式为精神的计划“parcuf”而相互连接的。这金字塔具有其顶部(从20岁到60岁的男人,能力为60×10000)和下面的层面(所谓的老人、女人和孩子们),但最终我们都团结在一起,成为一个“站在Sinai之山下面”的团队(民族)。
当最内在的部分“20-60岁的男人”接受相互担保,那么所有其他人、新手也会与他们连接。大家都变成一个整体并被称为“一个民族”,实现精神世界的显露。就像所说的那样,全民族都听取了创造者的来自Sinai之山的声音。但首先是最内在的团队来接受相互担保的条件。

来自2010年10月14日的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团结之滴”还不足够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在2009年的会议上,我们成功地获得特别的感受,你把它称为“团结之滴”。那时我们达到了什么,而且在目前的大型会议上还能得到什么?
答案:在2009年的会议上我们感到了我们的团结之点,它不取决于我们,而是超越我们大家。而如果我们相互团结,那就会取决于它,追求它,在它周围团结起来并得到它的保护。这“团结之点”是巨大的力量,它由我们彼此间的关系而创造,这力量让我们在面对所有困难时变得无懈可击。
但这是不足够的。在这一点中我们各自的精神的火花连接为整体的一个火花。但如果我们为这个共同的火花加上我们的给予的愿望和相互担保,那通过这些连接,这个火花就会发现各自的火花间的关系——我们灵魂之间关系的系统。火花中的每一个关系都是对相互憎恨的和在憎恨之上的爱的态度。
说起“团结之点”来,我们都把我们的火花(心里之点)团结为共同的火花,后来发现这是多么崇高的、自主存在的状态——某种在我们之外存在的现实。我们创造了某种新的事物,这产生于我们彼此间的关系中。

假如你还要对这加上一点愿望,所有这些心里之点就不只是团结为一个火花,也可以揭露出它们之间的全部的利己主义、全部的憎恨,而在它之上——是爱。也就是说,出现了我们之间的关系之网,而在这关系中我们能够感到精神世界、创造者。
这意味着,你在揭露你的愿望的基础上来签好相互担保。除了这一点,他们具有邪恶的感知,并同意处在邪恶之上。毕竟这网是由我们的愿望建立的。我们放弃这些愿望,在它们之上团结并用爱来代替憎恨。
否则我怎样才能与他人团结?团结为一个火花是不够的,这不是真正的关系,毕竟我们把全部的利己主义都留在了下面。而我应该上到它之上,在Sinai之山之上(憎恨之山)。

来自2010年10月14日的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一切都取决于对成功的信仰!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在目前的会议上我们能够达到什么目标?
答案:我们期待在这场会议中得到团结的机会,以达到相互担保。相互担保是相互关系的力量,它来决定灵魂的阶段。我们要达到第一个最小的我们彼此间关系的阶段,以便在它之上能够发现创造者。
甚至如果我们不能一直都留在那个阶段上,那么至少会是暂时的!这也是可能的:接触到这个状态,以便光来为我们照耀,而随后它消失。但人在这过程中已经收到了精神的印象,他知道这个状态存在着,并理解他应该往那儿走。
当这发生在数量庞大的群众中,这会很有效。我希望我们达到这一点,当然,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的准备,对成功的信仰,也应该相信我们值得去达到这些!

来自2010年10月14日的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完整的达到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我们怎么感到创造者?像感到其他人那样,即在自己之外,还是和这不一样?
答案:感到创造者和感到其他人之间的区别,就是感到个体和感到总体之间的区别。如果我真的开始能感到人们,那接着就会开始感到共同的、包含所有一切的所谓的创造者。
但个体和总体之间具有区别。毕竟总体是根,它是所有一切的起因。这不是几个人或者很多人在一起,不是个别的个体或者共同的总体。
共同指的是对创造的根源的理解,这是质量上的附加物。区别不是在于从一百个不同的小杯子里去喝,或是从一个大的具有一百个小杯子容量的杯子里去喝。毕竟我达到创造的根源、过程,后者在里面包含了所有一切,乃至其目标。根源在内部包含所有一切,而其余的人不能提供这种感知——只有创造者。
创造者的目标就是让我们达到这一点!而在它之前是我们的还不完整的状态

来自2010年10月14日的课程,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