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意图变得纯洁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我们工作的每一步都是由意图来衡量的。每一个新的动作要求我们新的、更准确地意图。动作本身能够获得不同的形式——主要是,我“在走出之时”,作为我努力的结果想要达到什么。
在这里需要衡量一下自己:我多么关心报酬,而且那个报酬会是怎样的。我们所谈的不是物质的报酬,我们在谈更崇高的精神性的价值,虽然它们的载体会是不同的——为了接受或者为了给予。
如果人为了自己的工作要求在他的容器中得到报酬,这就意味着,他的意图是为了接受。他想要感到、理解、获得、提升等。换句话说,我具体想要什么不那么重要,如果目标在我内部,如果检查是在我的愿望中进行的,那么虽然我是精神性的,但我的计算仍然是自私的。
甚至如果我们仅仅想要获得兄弟的爱、对亲近人的爱、对创造者的爱——这需要我们更深入地检查我对这些单词的想法——那里是污物还是圣洁?
就这样,一切都取决于人在何处检查他工作的结果:在自己的Kli还是在创造者中。看样子,难道我能够在创造者里面放入传感器并实际地检查,我是否向他提供了满足?而且后来会是什么:如果结果是积极的,那我自己就会感到快乐,心里很舒服吗?还是我的意图真的只指向它一个,甚至没有任何的自私之心?
这些所有的检查只有在我们完成了真正的工作后才可以进行,也就是,在团队中发现创造者。兄弟的爱是特别的能帮清洁意图和愿望的过滤器,借助它我摒弃自私的算计,并努力去作正确的检查:我是谁,什么是团队,我要在很高程度上牺牲于团队而不是我自己。
那时我能看到,我不能为了给予而进行甚至是微小的动作。这超越我的力量。我寻找团队,因为创造者提供给我相互担保的感受并能够提供给我去给予的力量。
朋友们的、团队的伟大性向我提供燃料——直到我达到特定的阶段并自己会建立自己的Kli。完成了它的改正,我将会把它运转起来,那时在团队中我将会发现创造者,我本来就在追求着发现它。只有现在我跟朋友们一起,怀着共同的愿望,靠着信仰之力去找它。就这样我们与它融合。

来自2010年10月1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