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我的灵魂的阶段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我第一次要求达到相互担保和我第二次要求达到相互担保的努力之间具有什么区别?
答案:感到缺陷区别在于我现在又打算以第一个阶段为基础来达到第二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如Reshimo,如状态处于我的内部,我已经在那里呆过,但不会保持下去,因为我内部努力滋长着接受的愿望。而现在我要克服这个愿望以达到下一个阶段。以前的状态帮助我达到下一个阶段。
这些阶段不是降落的,而是上升的阶段。也就是,甚至我降落了,但我理解,我是为什么降落了,我知道我所该做的。根据我的经验我要知道,我怎样在第一个阶段上成功地达到相互担保的状态,而现在准备在第二个阶段去做。
这就意味着,“人的灵魂将会指导他”,我已经有了经验,我知道该怎么做。现在我清楚,我的降落不是当我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状态。我意识到,现在我处于降落中,我们没有力量,没有与创造者的关系。这已经是一种意识,正好我处于黑暗中,正好我失去了与创造者的关系。换句话说,主要不是失去的是什么,而是存在意识之点,与精神世界、Reshimo的联系之点。我开始在这个点之上工作,而不是依靠完全失去精神世界的那状态。
也可以这样说:你没有失去以前的阶段,因为没有在那里犯过错,你从第一个阶段上降落了因为你被给予了第二个、更高的阶段的愿望。但第二个阶段的未改正的愿望的大小与现在为你出现的那个“犯罪”覆盖着第一个已改正的阶段,虽然第一个阶段已改正的形式存在于第二个阶段之中。
而这是上升的,而不是降落的过程——你升到了第一个阶段,为你出现了第二个阶段,它的相反的方面。在这个更高阶段的AHAP中,你感到自己“降落了”,感觉自己是犯罪者。但这是你根据你的第一个改正的层面这样判定自己的。
这意味着,“人的灵魂指导他”,我已经有灵魂。第一个阶段是我的灵魂。后来我将会发现符合第二个、第三个等阶段的灵魂。在我内部里每次都会出现更高的阶段,他们会更深层次地覆盖以前的阶段,但我总是会有来自为了上升的光的力量。
我总是会靠着我已经达到的那个阶段来理解下一个上升的阶段。也就是说,我有机会正确地判定诊断:我怎么了,怎样吸取使我返回到根源的光。我不在处于生病的、没有意识的人的状态中——那是因为我一直都被相互担保的力量影响着。
我已经签好了条件,我来实现它们,我处于什么都不会失去的状态中,虽然就我个人而言,这还会发生。那时我立刻就会理解到,我开始了“在船上钻洞”的过程。我还没有钻透,只是开始了, 还需要一秒我就会钻透,但就在这一刻我发现了这一点。这指的是我内部里下一个阶段的利己主义的揭露。但以前的阶段、与朋友们的关系还留在我内部里。这是所谓的“上到圣洁,并不让从圣洁降落”。
于是Baal Sulam写道,最难的是达到第一个阶段。但在达到第一个阶段之前,人感到的是绝对的混乱。

来自2010年10月1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