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个我的灵魂的阶段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我第一次要求达到相互担保和我第二次要求达到相互担保的努力之间具有什么区别?
答案:感到缺陷区别在于我现在又打算以第一个阶段为基础来达到第二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如Reshimo,如状态处于我的内部,我已经在那里呆过,但不会保持下去,因为我内部努力滋长着接受的愿望。而现在我要克服这个愿望以达到下一个阶段。以前的状态帮助我达到下一个阶段。
这些阶段不是降落的,而是上升的阶段。也就是,甚至我降落了,但我理解,我是为什么降落了,我知道我所该做的。根据我的经验我要知道,我怎样在第一个阶段上成功地达到相互担保的状态,而现在准备在第二个阶段去做。
这就意味着,“人的灵魂将会指导他”,我已经有了经验,我知道该怎么做。现在我清楚,我的降落不是当我完全失去了自己的状态。我意识到,现在我处于降落中,我们没有力量,没有与创造者的关系。这已经是一种意识,正好我处于黑暗中,正好我失去了与创造者的关系。换句话说,主要不是失去的是什么,而是存在意识之点,与精神世界、Reshimo的联系之点。我开始在这个点之上工作,而不是依靠完全失去精神世界的那状态。
也可以这样说:你没有失去以前的阶段,因为没有在那里犯过错,你从第一个阶段上降落了因为你被给予了第二个、更高的阶段的愿望。但第二个阶段的未改正的愿望的大小与现在为你出现的那个“犯罪”覆盖着第一个已改正的阶段,虽然第一个阶段已改正的形式存在于第二个阶段之中。
而这是上升的,而不是降落的过程——你升到了第一个阶段,为你出现了第二个阶段,它的相反的方面。在这个更高阶段的AHAP中,你感到自己“降落了”,感觉自己是犯罪者。但这是你根据你的第一个改正的层面这样判定自己的。
这意味着,“人的灵魂指导他”,我已经有灵魂。第一个阶段是我的灵魂。后来我将会发现符合第二个、第三个等阶段的灵魂。在我内部里每次都会出现更高的阶段,他们会更深层次地覆盖以前的阶段,但我总是会有来自为了上升的光的力量。
我总是会靠着我已经达到的那个阶段来理解下一个上升的阶段。也就是说,我有机会正确地判定诊断:我怎么了,怎样吸取使我返回到根源的光。我不在处于生病的、没有意识的人的状态中——那是因为我一直都被相互担保的力量影响着。
我已经签好了条件,我来实现它们,我处于什么都不会失去的状态中,虽然就我个人而言,这还会发生。那时我立刻就会理解到,我开始了“在船上钻洞”的过程。我还没有钻透,只是开始了, 还需要一秒我就会钻透,但就在这一刻我发现了这一点。这指的是我内部里下一个阶段的利己主义的揭露。但以前的阶段、与朋友们的关系还留在我内部里。这是所谓的“上到圣洁,并不让从圣洁降落”。
于是Baal Sulam写道,最难的是达到第一个阶段。但在达到第一个阶段之前,人感到的是绝对的混乱。

来自2010年10月1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光将会在所有渠道流动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和我签好相互担保条件的那些人,和对所有其他人的关心之间有什么不同?
答案:他没有有意识地处于相互担保的系统中。
问题:什么是我不是必须关心他们?
答案:你应该关心世界上的所有人,但他们只有根据他们的“覆盖”——根据他们对相互担保的追求、根据他们改正的程度才会受到。
问题:你将会关心,他不会感到任何缺陷?但是以什么形式?
答案:你要关心,光通过团队来到全世界。光将会在所有渠道流动,并将会向他指明向往创造者目标的方向。那时他们将会揭露缺点,但这会以很简单的方式发生——它们将会发现,具有能解决他们问题的药,他们将会接受这些药并健康起来。

来自2010年10月1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不要渴求犯罪者的死亡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我有问题,它已经有很多年都解决不了了,什么都不能提供帮助,而这阻止我达到相互担保。这个问题会什么时候消失?可能我做的计算是不对的?
答案:不要请求这些问题,要请求你能够上升到它们之上并只关心精神的发展——以便每一个担心之上具有怀着意图的屏幕。那时所有担心和问题都会是必要的,正是为了屏幕的建立。
存在许多不愉快的外在的条件,但随着你的发展,我们理解它们都是为了我们好,不然我们会做出愚蠢的事。而这样我们具有恐惧感、耻辱感、嫉妒——它们都在特定的边境、特别的对世界的态度中来限制我们。借助它们我们前进。这让我们保持平衡。
所有我们生活中的不好的和好的现象都是必要的,它们让我们在道路上保持平衡。因此,我深知什么为我好,而什么能带来伤害,我只是请求提升在这之上,上升到更高的阶段。
问题:我怎么能知道在更高的阶段上,我会发生什么,如果我还没有达到它?
答案:这就是为什么这被称为“关于知识的信仰”。我准备与更高的阶段团结,并不想知道任何一切,只有向我提供力量与它连接起来,而我一点都不介意是否会有问题。只有这样在接受的愿望之上你才会建立给予的愿望——只有在这愿望中你才会获得满足。

来自2010年10月1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想要听到该怎么办?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有一种说法是:“做到就会听到”。我应该怎么办?
答案:试图一起团结,去关心大家,因为大家都在关心我。甚至要自私地尽量彼此团结。这应该是必要的条件:“你们准不准备做出你们所能做的?”我们不清楚我们能够做什么,但是我们会努力,会试图做到。毕竟谁也不会要求我们去完成超越我们能力的行为。
然而,这个我们所要求的“做到”,实在是一件很严重的和艰难的事情,但我们能做到。不过,我们几乎什么都不会。但这些试图已足以开始为自己唤醒光。这光隐藏于我们内部里的系统中。
如果我们追求这个系统,就像小孩试图变得伟大,这就足够以唤醒力量。这力量处于改正的系统之中,并被称为“光”。那时这光影响到我们并让我们接近改正系统的状态。
这是很简单的发展形势,它也存在于我们的世界各地。如果人追求某种什么,他就要为自己唤醒他所追求的状态。它影响到人,让人接近它,而人突然变得更加聪明,开始理解和感到的更多。
据说,“没有比有经验的更加明智的”——人借助经验获得智慧。经验有什么特别的?人试过“做到!”,就像孩子,根据同样的发展手段。

来自2010年10月1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你的奶奶会好起来

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据说,如果60万人在生活中不会忙什么别的事情,只是防范怎样满足我的需求,那我就会感到满意吗?我对这些单词“在这个世界他们不会有任何其他事情去忙”感到非常困惑。
答案:除了这个担心没有其他的。我们只要担心,每一个人都有机会上升到自己的利己主义之上!
问题:我可以说出很长的我需要的东西的列表。
答案:没有,我只是想逃避问题,为了能够全心全意的去团结以便发现创造者。
问题:那么关于自己、工作、家庭的担心……
答案:……但我们谈的是那些追求达到相互担保的人。这就意味着,你想要,你全部的担心只是团结,而在这团结之中创造者将会显露。就这样我们为你保证安静,如果这阻碍你实现相互担保的话。

来自2010年10月1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