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力量的源头

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我取决于朋友们的程度应该是多少?我的感受也取决于他们?
答案:如果你感到自己不舒服,那就去找朋友们,请求得到力量。难道不是光控制所有的原子和分子吗?难道健康不是来自它那儿吗?
还是你认为,物质自然根据自己的规律运转着,而光之力量只能影响到团队?凭什么?整个我们世界的梦想,包括身体和所有一切,都是光的投影。那么我为什么不去向它请求我所必须要有的?
你需要条件,借助它们你能够完全地为了给予而牺牲自己。就去请求这种条件。在这里,团队也要帮助你:如果我们理解,我们完全地依赖光,那么每一个人都会更容易地怀着需求去指向它。
对于任何需求都是这样。比如说,我把手放在口袋里,并想要从那里拿出一百万美金。没有成功?这就意味着我缺乏信仰。为了给予什么都能从创造者那里去要求。如果你肯定你所谈的是给予——那就去请求吧。这样你会改正自己的容器。要求,但不是为了自己。
问题:向谁要求——创造者还是团队?
答案:在指向团队之时,我必须指向在团队里面隐藏的创造者。团队本身没有任何力量——我更加深入朋友们团结的力量,朋友们已经发现了精神愿望的微小的粒子。在它之中具有创造者,而它的力量不受任何限制。
光没有边境。甚至在最小的最弱的团队中它也无限地存在。我从它那儿能获得什么仅仅取决于我。
也就是,我总是要通过团队来指向创造者。它是所有力量的源泉。指向应该根据原则:“Israel/我、Tora/团队和创造者/光是统一的”。
在研读的时候,可以要求你所缺乏的(健康、成功),以你的思想是在给予中 。毕竟一切都属于一个愿望,只有你以不同的形式感知到它。其实,我们也在谈同样的光在容器中的缺陷。

来自2010年10月1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