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的关系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精神工作

精神世界并没有在某种遥远的空间而存在。它隐藏在我们自己的关系之间。但一旦我们能够团结,在我们相互间的关系之上我们就能够发现精神世界。系统全部会运转起来,光将会出现并给你带来精神的画面。在阅读《光辉之书》的时候我们就要去想这一点。

来自2010年10月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生意并不阻碍改正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在阅读《光辉之书》时,不同的思想征服我,甚至出现关于我的新生意的想法,该怎么办?
答案:真是太了不起了!让你的利己主义跟团队一起去请求发现邪恶并改正,并同时请求业务蒸蒸日上。但关于这一切都在一起!
任何一切都没有超越改正系统的限制。这就是所说的,所有“犯罪者”(自私的愿望)改正,并与正义者(给予和爱的愿望)团结起来。那么你的生意为什么不能包含在里面?不要放弃任何一切,要把所有一切灌输于改正的过程中!
当我们说“从法老那里逃跑”指的不是逃避,而是在它之上的提升。这被说成是“他们带着巨大的财富离开了埃及”。我们拿了所有能拿走的全部的利己主义并走出——而这就是对利己主义的改正。

来自2010年10月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准备能保证研读的成功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对每一节课应该怎样做出准备?
答案:要理解,我们为什么如此重视准备期,毕竟准备是每一节课的开头。对课程做出准备意味着,我们要搞清楚借助学习想要达到什么。
那时研读仅仅是达到目标的手段,而正是准备决定了我在学习过程中移动的方向。因此,准备比学习都重要,而就这一点要好好教给学员。
卡巴拉科学不像物质科学那样。这些科学的方向本来就很清楚——我想要获得知识,没别的。而在卡巴拉中我不是要获得知识,而是如此地改正自己,以至于与他人连接起来。而研读全部是与他人建立关系的手段,而通过与他人的关系我们建立与创造者的关系。
如果我学习了,一切都会知道,甚至一小步没有去作内在的改正,这就意味着研读是无效的。也就是,研读根本就没有正确的准备、意图和目标。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判定意图本身是否正确。而知识本身没什么用。
一些人热衷于精神世界的机构和其动作。另一些人更关心心理上的问题、历史、发展的趋势。
然而,卡巴拉学家永远都不注意知道的多少,毕竟“不是依照理智而学习”(lo haham lomed)。一切都取决于为了灵魂的改正而对本科学的使用。

来自2010年10月1日的早晨课程
暂无评论

前进的主要原则

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什么是主要的前进的原则?
答案:为了更好地理解精神的工作,需要从终点开始。在最高之光对人所产生的影响下能够到达这终点、目标——“融合”。
在精神道路上,从改正利己主义的原点一直到改正过程的结束,在刚走上道路之时,在改正利己主义的起点,人应该意识到:只有最高之光才能改正我。
也就是说,邪恶的感知是原点,就像所说的那样“我创造了利己主义,也赠予了Tora以改正它”。
而它是最主要的,那是因为就是它分别了卡巴拉学家和信徒,后者在自己内部看不到邪恶,于是不去改正自己,而只是去做动作,以便死亡之后上到天堂。
而卡巴拉学家知道,只有现在他才有机会发现精神世界,而身体的死亡不会给他带来任何什么——死亡之后没有任何地狱和天堂。
当人完全放弃借助所有把戏、道路、方式达到目标的机会,并只是把自己的全部给予最高之光,以及只是依靠着它,这就意味着他站到了向往创造者的阶梯的起点。
随后人要付出努力,以便经过所有的门并确定,通过它们不会进入精神世界,并到达最后一直都开着的门——眼泪之门,以及通过它们进入。
而在这之前有许多自私的揭露邪恶的方法:学习、自私的智慧、传播——无论是什么,只要不是对光而言的弯曲,以便避免承认,只有最高之光能够改正我和让我上升到给予品质那儿。
只有借助团队才能加快感知邪恶的过程。利己主义邪恶的感知不是简单的“为了自己”的愿望,邪恶的感知指的是利己主义反对创造者,并不让我达到目标。
需要把“团队”、“研读”、“传播”连接在一起,只是为了更快地理解:只有最高之光的影响才能拯救我们。

暂无评论

根据事实来为创造者辩解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我为创造者辩解,我把所有一切当作是好的,那我究竟怎样才能知道我没有进入幻想和自我欺骗之中?
大案:为创造者辩解不是像宣布一样大声说出来,这是整个系列动作的结果。最终我怀着请求对待创造者,而创造者把所有一切、所有细节和所有经历的原因融合在一起。
我从大雾和混乱中开始发现的画面最终浮现出来,获得正确和互相联系。我发现我自己和全世界如同团队一样,我发现创造者就像原始的根源。
这样一来,达到了这团结之后,我看到,曾经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了我好,一切都在促使我在这道路上前进。进而,我不是虚伪地为创造者辩解,而是根据“检查的结果”,当我发现事情真正是怎么发生之时。

来自2010年10月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我们的状态,今天和明天

会议、活动、对话精神工作

问题:怎样才能描述当前的会议之中的状态?
答案:我认为,我们处于准备跳跃的状态中,我们必须积累力量,迫使自己,并在压力下变强。
如果我们好好准备,那在会议之时将会感到内在的显露。对刚开始学习卡巴拉的人这至少会是不实际的,但是感情上的显露:他们会意识到卡巴拉的实质、团结的必要,幻想将会消失,一切都会变得统一,不会再有任何迷惑,一切都会变为一个共同的画面,唯一运转的力量将会出现,所有“装饰”将会如同我们之间的关系。
毕竟世界是个幻象、隐蔽:我在哪里没有与创造者的联系,在哪里就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形象。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