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图的意图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最重要的是内在的关系,那么为什么需要从某种物质的联系开始,比如临近的大型会议?
答案:如果没有正确的意图该怎么办? 去进行没有意图的动作!你会像是一个跑来跑去的小孩。这些孩子们的动作特别像没有意图的动作,但逐渐地小孩会变得聪明,加上意图,也就是,他动作的意义。
我们的动作、意图也是这样——你要去做你所能去做的!什么都不做是最糟糕的。你不能为动作加上意图吗?但如果你在每一个动作之前承认你不能加上意图,这就会是你的意图。这已经是祈祷。

来自2010年10月1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团队是结构,团队是关系

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灵魂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我认为团队是有问题的,我高于知识的程度应该是多少?毕竟这被说成是“不要坐在嘲弄者聚集的地方”。如果朋友们对我的精神发展有不好的影响呢?
答案:一切都没错,但人仍然必须意识到,这个状态是从上面给他安排的。他永远都看不到真理。如果不再去不停地批评他人,而是高于知识的角度去对待他们,那甚至是最微小的朋友们的精神的火花也会让他进步。
现实是怎样的,就怎样去接受它。我不是被放置于随机变量的条件中,而在创造者为我安排的状况中,是它来决定我所看到的和感觉到的。因此,总会有机会而且必须高于知识而行动。
随着团队的形成及受到的有效的批评,在精神的态度上,我必须把目前的状态当作是对我的发展最佳的最有效的状态。
在形成和运作团队中出现的很麻烦的谈论和接触并不属于精神世界。这是物质的工作,而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建立、破坏、又建立。
在这同时,在完全不同的维度上,我们每一个人都把朋友当作是伟大的,对他而言,低下自己的头,并把他们当作“天使”——创造者的使者。
这里我们在谈两方面的感知——而我们需要学会怎样在它们之内进行分别。一方面,团队是这个世界里的结构。另一方面,团队是灵魂之间的关系,而我应该进入这关系中。这些对团队感知的方面要求有不同的态度。
我可以不同意传播的形式,如果朋友们不来上课,在共同的结构中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然而,为了我的精神的进步,与他们团结的时候,我必须超越我的想法/知识,以及必须对他们而言放低自己。

来自2010年10月1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创造者的家庭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假如我依靠着“高于知识”而行动,这就意味着我是由团队的理智来运转的?
答案:团队不存在于我之外。团队是在我内部里“描画出来的”,就像所有现实那样。团队这一概念应该要这样去看待:似乎它是从上面给予我们的。就这样创造者让我看到朋友们,以便通过与他们建立关系,我来建立我对创造者的态度。
首先,我在追求创造者。而它似乎给我创造条件:“想要与我找到关系?那就麻烦你首先接近与我亲密的那些人,让他们喜欢上你。他们,团队,我让你到达的这个地方,是我的家庭。想要为我做某种好事?从你那儿我不会受到任何东西,我只会看你怎么对待他们,你怎么向他们赠送礼物,你对他们多么好。对我的家庭表示爱——那时你对我也会变得亲密和宝贵”。
在这里被发现,你是真的想要达到没有答复的与创造者的亲密关系,还是在做着自私的算计。如果你对朋友们的态度是好的,无论朋友们在你的眼中是如何,如果你接近他们,这就意味着你真的想接近创造者。如果你无法接近他们,这就意味着你在怀着自私的动机追求创造者,不是为了创造者,这样你就会留在外面。
就这样我们要看到全世界:创造者让我们把现实作为手段,后者能帮助我们改变并达到完全的与创造者的融合。

来自2010年10月1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传播和精神的工作

卡巴拉传播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不在传播之时,我怎样才能保持与朋友们在团队中的关系?
答案:传播活动根本就不属于我们彼此之间的精神关系。传播是我们所承诺的负担——在物质的层面为世界服务。
当然,只有我们的人从事传播活动是最可取的,因为他们能够灌输精神的火花,但实际上我们也可以找那些不学习卡巴拉的人来做传播。
精神是我们的在自私的层面之上团结,我们一阶段一阶段地上升,而这上升是超越我们知识而进行的。没有其他机会。这工作不涉及传播,它是个别的,个人都能进行的,甚至如果一个人单独地在阿拉斯加生活。
真正的传播是我的之于爱和关系的愿望在灵魂之间的网里面的传播。

来自2010年10月10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