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拉学家的思想超越这个世界

卡巴拉现实、世界、宇宙精神

问题:为什么卡巴拉学家这么少地提这个世界?
答案:一般来说,人们因为自己掌握关于我们世界的知识而感到骄傲。人们很认真地谈论运动,或者怎样办理自己的事情,那是因为他们没有其他的了。
卡巴拉学家根本就不管这些,他处于我们世界之上,他才不管所有那些人们想出来的条件,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怎样更加超越这个世界。
虽然,关于我们世界、其结构和运行,他比所有实际上的科学家知道得更多,但他的思想超越这个世界。

暂无评论

会议让我们接近创造者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怎样借助大会接近与创造者的融合?
答案:这就是我们所想要达到的。我们为自己建立环境,以便向我们所有人发挥影响,灌输了新的价值观,并让我们每一个人都产生耻辱感,由于我还不处于给予中,还不感到在会议之内所会感到的那一切。
毕竟在那里,在那三天之内我将会在自己内部里感到熊熊的炉火、热情和灵感,那么我为什么不能一直都感到这样吗?
会议之前和之后,我大概将会经过很复杂的状态,上升和降落,而在会议之时将会有我愿意或不愿意的,我会“同意”,也会“反对”的时刻。
就这样我们学习,我们多么地需要团队及朋友们的压力,以便正借助这种影响更快地与创造者融合。这就是会议会让我们感到的。

来自2010年10月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耻辱感是有用的品质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创造者在我们内部里灌输了特别的品质,它作为发展的手段被称为“耻辱感”。
如果我发现我从某个人那里接受,我就会感到“耻辱”,那是因为这触动了我的“自我”、我的身份、我个性的感受。
毕竟创造者用自己的光创造了我们,而我们从这个很高的源头过来,而自己在接受的感觉是与光相反的。因此,我们感到自己被侮辱。
只有动物才感觉不到耻辱。一只狗吃掉给它扔的一块食物,它一点也不害羞。假如这样给人扔一块食物,一切都取决于人所处的状态。
如果人饿死,以及要拯救自己的生命,也就是从人的层面降到了动物层面——那他就感觉不到耻辱。或者他因吃苦吃得太多,而感不到耻辱,或者他在接受被当作理所当然的环境中长大了,所以感觉不到耻辱。
但如果给很自豪的、具有个性感的人给予食物,他会为自己感到羞耻。
创造者特意这样创造了我们,以便让我们感到,我们的享乐的愿望对于创造者给予愿望而言是多么卑鄙和微不足道,而这个区别将会提供我们升上的力量。

来自2010年10月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