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队是我的影子

光辉之书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团队是我的复制品和我的影子,我本身都是创创造者的影子。我从朋友们那儿受到的比我在他们身上所付出得更多。
这不属于他们,他们的行为,只是属于我对他们的态度。毕竟这环境也是创造者。
就这样创造者给予我机会与它工作——它给我创造了幻想,似乎在我外在存在某种东西。但在我之外只有创造者存在着。
因此我们需要一直都去唤醒环境直到达到这么一个状态:这状态会影响到我,而我接着会渴求与他们团结,以便通过这与他们的团结发现创造者。
没有环境,我就无法达到创造者,那是因为环境是某种外在的,就在它那里我会发现创造者的形象。
假如我不想与团队团结,那我的方向就会完全偏离目标、创造者。到底谁是亲近的人?在精神世界所发生的分裂之力把我分成两个部分——“我”和“亲近的人”。为了什么?以便让我意识到,为了与创造者融合缺乏什么。
一旦我接近了显得陌生的环境,我就能够接近创造者。我是特意被赠予双重的感知,以便把自己的一部分看作某种陌生和讨厌的部分。
因此,“爱邻如己”是Tora主要的原则。光只有这一点才改正,没有其他的能改正的。如果你不请求这种改正,那你的努力就白白付出。其余的一切——就是沙漠中的无助的叫喊

来自2010年10月5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对于愿望而言距离不存在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问答

来自厄瓜多尔的问题:上课时关于改正想要请求与团队团结, 该怎么办?
答案:人应该付出努力以便感到,他跟我们在一起。在精神道路上距离是不存在的。
假如一个人离我们中心有几公里,坐在屏幕的前面,而另一个人在厄瓜多尔,而第三个在我们的教室里——这都一样。
一切都取决于人心是在何地。简单说就是要试图与我们保留关系。人的愿望在哪里,他本身就在哪里。毕竟,除了愿望什么都不存在,外在的形象并不被考虑。

暂无评论

马赛克的所有零件

愿望、思想现实、世界、宇宙精神工作

刚开始走上精神道路之时,根据付出的努力,人逐渐地发现,他为了达到目标所需要的是什么。
我发生变化,我眼中的目标也发生变化,以及我对手段和自己的能力及关于创造者形象的想法。
每次我对事情的看法都不同:应该向谁请求什么,为了什么?它为什么会让我请求?它缺乏什么,或者是,通过我的请求我来达到什么?
这些所有问答(愿望和满族)最终必须形成正确的愿望(Kli)为了显露创造者并与它融合。
在这里任何东西都不能留在“后来”,每一个线人都要画出并充满共同的画面。
不然,“kli”会是不完整的,而毕竟最微小的缺点导致精神眼球的不完美,因此光(创造者的现象)无法在愿望中(容器、kli)出现。

来自2010年10月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