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止境不承认妥协

早晨课程现实、世界、宇宙精神工作

一切源于无止境、最初的状态中,因此我们想要完全地改正自己,必须事先准备所有来自那里的条件。
在无止境的状态中愿望是不会妥协的:它不同意放弃甚至是最微小的融合、团结、与创造者的相同。
那里没有结束,没有限制,任何细节都会被它考虑。于是它被称为无止境。无论是在位置/愿望、满足的质量或数量上,还是在创造物与创造者绝对的融合的决定中。
因此,精神的从我们世界上升到无止境世界的阶段是“妥协的阶段”,也就是,创造物暂时放弃精确地计算品质相同的程度。
一开始人把所有一切都从自私的利益角度来看——这是他的本质,人是这样被创造的。这个时期是长期的,但最终会令人感到失望。
人类也是这样,有史以来经历了追求满足的残酷生命,直到一系列的失望达到了终极的程度。
怀着经历,也就是,感到苦涩的结果之后,我们停止对满足的追求,那是我们因为不再相信,不再能感到我们最终能够获得满足。
就这样,由于苦涩的结果,我们开始忽视自私的满足,以及在失望之后作出计算——通过作为利他主义者能够感到满足。
就这样在光的影响下,在我们内部里形成了Reshimot之链,它在创造物从无止境世界下降之时就浮现了。
出现两种线:直接的从上往下,和相反的从下往上。现在,人开始在对给予的追求之上而非在对自我满足的追求之上来进行计算。
人的报酬也发生变化:它是在给予的而不在接受的愿望中被感到的。
看起来,这有什么区别?毕竟我们是创造物,所以必须去感受满足。然而想要以创造者的形式感到满足,需要变得与它相同。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从这一刻起要怎样从行为本身而不是从给予的结果上来得取得报酬。

来自2010年10月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之于爱及恨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爱邻如己”指的是什么?为了实现这一原则,实际上要怎么做呢?
答案:像自己那样爱你亲近的人指的是全世界(非生命的自然、植物界、动物界、人类),整个世界系统都应该包含在我内部里,如同不可分割的部分,如同“一个人一颗心”!
我把所有一切与自己连接并感到我的“自我”! 在分开我们的利己主义之上需要获得来自上面的力量、愿望、把他人感受为我本身(甚至更多)的能力。也就是,感到这一切都是我。
但这个我不是自私的感受,那是因为我们之间的憎恨保留并滋长!正好在这个憎恨之上我将会与他人团结——只有在那时他们对我来说会变成“亲近的”。
“亲近的人”是我憎恨的人,但同时我爱他“像我自己这样”……“ 爱将遮掩所有失误”——曾经的憎恨保留,但在它之上还有着爱。
在我们的世界,一切都是由一个自私的愿望而被启动的,而这愿望要么在接受中,要么在给予中。在精神世界我们处于两种相反的力量之中:给予和接受。
利己主义滋长,而平行地出现给予的品质——这两种力量让我感到我站在憎恨之山面前(Sinai,来自sina——憎恨)。
但这是因为我需要经过“埃及”——在利己主义的、法老的奴役下,我应该开始憎恨它,逃跑并找到力量以改正它。
在对亲近人的憎恨之山下面,我应该回答我是否能与他们以爱团结起来,在所有憎恨之上,变得如同一个人一颗心?
如果我经过了所有打击和利己主义/法老的刑法,并感到我的痛苦已经足够了,我就会同意的!毕竟我恨我的利己心比恨亲近的人更强。
我同意,因为觉得这会给我发现创造者的机会。最终我理解,对亲近人的爱本身就是我的满足。
我已经不要求任何一切,只想这动作来满足我,并这样我变得与创造者相同。

来自2010年10月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