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一个场

团结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我们的相互关系指的是什么?
答案:关系是我在看着你,而你开始理解我所想的是什么。关系是你在我后面距离我有十米,而我能看到你就在背后。我们之间存在许多种关系,许多我们相互作用的场。电场、磁场、生物化学的场,愿望、思想和意图之场——这都把我们相互连接起来。
所有生物在我旁边创造场,并且我们通过它们相互连接。有时候我们保持联系,有时候无法建立关系,一切都取决于我们与对方相互符合的程度。
但存在特别的、强烈的、崇高的场——我们之间的精神的关系。这个场包括、拥抱所有一切,于是它被称为“创造者”,我们就是要发现它。但实际上,所有场都属于一个普遍的场——爱因斯坦都渴望发现这种场。
它来团结我们的思想和愿望,并通过它我们来相互影响对方。如果我集中于这个可能,如果开始渴求我们的相互关系,我将会发现相互的影响,并为了共同的相互关系而使用它。

来自2010年10月29日的谈话
同一个场
问题:我们的相互关系指的是什么?
答案:关系是我在看着你,而你开始理解我所想的是什么。关系是你在我后面距离我有十米,而我能看到你就在背后。我们之间存在许多种关系,许多我们相互作用的场。电场、磁场、生物化学的场,愿望、思想和意图之场——这都把我们相互连接起来。
所有生物在我旁边创造场,并且我们通过它们相互连接。有时候我们保持联系,有时候无法建立关系,一切都取决于我们与对方相互符合的程度。
但存在特别的、强烈的、崇高的场——我们之间的精神的关系。这个场包括、拥抱所有一切,于是它被称为“创造者”,我们就是要发现它。但实际上,所有场都属于一个普遍的场——爱因斯坦都渴望发现这种场。
它来团结我们的思想和愿望,并通过它我们来相互影响对方。如果我集中于这个可能,如果开始渴求我们的相互关系,我将会发现相互的影响,并为了共同的相互关系而使用它。

暂无评论

会议之前的三个方向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在会议之前我们要集中于三个方面:
1. 肯定。我们应该有肯定感,我们都处于良好的、强烈的、正确的环境中,并为自己打开向往相互团结和相互给予的道路。
2. 思想之力。我们把思想之力集中于如何发现我们彼此间的关系上。
3. 愉快。我们为自己的独特性而感到高兴,我们为我们的状态和所到达的位置感到快乐。
这种会议从未发生。我们都会感到这一点,因为存在压力、迫使和让我们大家都感觉好的焦虑。
这都来自上面,这是来自上面的巨大的帮助,展示给我们的是我们应该付出努力,以便拥有我们还缺乏的:
1. 因为实现精神的上升而感到愉快
2. 我们会达到目标的肯定感
3. 内在的努力
我必须与朋友们作为一个网相互连接,以便在我们之间发现共同的所谓“创造者”的力量。
全部的工作、全部的真正的分析是在每一个人的里面被进行的,而在表面上,我们应该高兴、放松和自信。笑容在外面,而在里面是熊熊的烈火。

来自2010年10月29日的谈话
暂无评论

内在的集中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愿望、思想精神工作

我们的主要问题是,我们没有足够重视思想之力。需要在内部里集中于为一个统一的网而团结,在那里我们都在一起。在那里我们将会发现Tora的实质、手段、其内在的力量。这个时刻还没有被充分地解释,我们还不够重视它,它在我们眼中还不是这么重要。我们没有将注意力放在它身上。
你们了解资料,谁也不能和你相比。我们从事许多行为。但是我们每一个人就缺乏内在的集中。
毕竟我不是与亲眼看到的那个团队去团结。我与共同的对“相互联系、相互连接和给予”的渴求来团结。这很像我们相互之间的精神力量之“云”。我们就是要去找它,就是要去渴求它。
我不去挖掘朋友的内心,以发现他的心里之点。它自己在我里面出现——在这里我发现团队内在的实质。一切都通过思想而被清楚地告知,而且我们所缺乏的就是思想的集中。白天里的这种集中不存在或者不足够。
我们按照外在的动作来进行判断,而这是不对的标准。在进入的更深之地,思想上我集中于我所需要发现的内在的关系——发现如某种想法、愿望、我所生活的系统。
于是卡巴拉科学被称为内在的科学。Baal Sulam撰写的关于理智、关于理性的分析很多。正好通过思想的集中我们达到内部的清晰。而且最重要的不是人有多么聪明,而是他有多么努力。我们的努力应该集中于这个内在的追求上。
我们的愿望的共同场处在我们之间,就在我们内部。虽然它是被隐藏的,但它就在那里。从上往下的道路上一切都被准备好了,而现在我必须通过从下往上的移动来发现它。

来自2010年10月29日的谈话
暂无评论

大家都在考虑我

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白天里我怎么可以去考虑朋友们,如果我感觉不到他们在考虑我?
答案:你需要,不属于他们,进入团队并接受团队里大家都在考虑你这一事实。那时你将会发现真的是这样。朋友们会在更高的阶段为你显露出。他们是普通的人,但没关系,你将会看到他们已经相互团结。
一切取决于你一个人,你怎么去对待朋友们,而不是他们自己怎么去感知自己。

来自2010年10月29日的谈话
暂无评论

单程票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去参加会议时,我将我在这个世界所有的那一切留在后面、留在家里,以便到达团结的地方,在那里诞生新的生命。哪里都去不了,往后的道路被切断,与世界没有任何关系,世界不存在。
针对这种状态我们要准备好自己。我只能这样去准备度过那些天。我想的只有这一点。在家里、在单位、在银行、在商店,我把所有一切都安排好,以便在这三天之内什么都不去想,似乎我飞到了火星,却没有回来的票。在这里我什么都不能保留,所有的桥梁都被烧毁。

来自2010年10月29日的谈话
暂无评论

第一个上升之前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达到创造基础的卡巴拉学家告诉我们,创造者创造了享乐的愿望。这愿望必须变得与创造者相同,变成由光充满的容器——根据品质相同的规律。
这是唯一的、真正的、最初由创造者设定的和创造的形式。所有其他形式只有在接受者的感知中存在着。
唯一的创造物、唯一的享乐的愿望处于与最高之光的相同之中,被光、团结和融合充满。但它认为它是分开的、离创造者很远的、品质上与创造者不同的、被破碎的和被分成许多部分等。
现在我们要决定,必须实现什么动作以回到唯一存在的真正的状态——在那里“它和它的名称统一”,在那里光和容器、创造物和创造者融合为一。
卡巴拉科学非常强调目前的阶段——对上升到第一个最低的精神领域中的阶段的准备期。毕竟现在我们不清楚,在那个阶段上发生着什么。
在那里灵魂教育人,在那里我们可以在书中找到帮助,受到榜样,获得经验,根据过去的状态来学习。
唯一的问题就在这里,在第一个阶段之前。在这里需要伟大的准备,在这里状态是不清楚的,而世界是与精神的现实相反的。所以我们需要使用所有特殊的卡巴拉科学给我们提供的手段。

来自2010年10月2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双重效果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朋友有心里之点他会不会是坏人?
答案:首先,我们在最初检查朋友们。检查了之后我们必须集中于我们的团结。
这被称为“mikva”,也就是专门为了净化的水池。
当在我们团结中出现光,这力量冲洗、净化我们。如果人完全不符合它,那么它将会净化其他人——这样影响着人,以抛弃他。这就是净化力量的效果:它要么将人拉到里面,要么推到外面。
于是,提升到知识之上,并只关心怎样加强共同的团队中的团结的力量之后,需要对朋友们进行判断。那时那个力量,即创造者,将会展示:谁在里面,而谁在外面。
那些试图团结的人,它会向里推进,而那些不值得的人会被向外丢弃。没有做准备的人不会经历心的包袱和降落。他的状态不会给他提供力量,只会让他往外突破。

来自2010年10月2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还有时间

会议、活动、对话团队、环境精神工作

问题:在会议之前我们怎样才能为自己“作好老师和购买朋友”?
答案:只有通过团结——没有别的。但这应该是扩大的、强烈的指向集合的动作。还有时间。
要理解,降落、上升、不简单的状态直到最后的时刻都期待着我们:曾经没有的突然的一阵强风和一股大的浪潮。
走出埃及的过程就是这样具有“戏剧性”。210年里,一切都像往常一样流淌,而在走出之前开始准备——各种各样的状态。
无论怎样,在准备期人经历越多,状况就会越严重,而且有更多的可能他的期望会实现。

来自2010年10月2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只有团队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我们的工作被分为相互之间似乎没有任何连接的部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与创造者之间的关系及人与朋友们的关系。
在完整的状态中一切都应该是相互连接的:人与伟大的世界、人与团队及人与创造者。整个现实应该是不可分割和团结的,没有任何人能比其他人重要。这就是品质的相同。
但暂时我们不知道怎么去建立所有这些关系,而且不知道对每一种关系给予多少重视。我们一直都会糊涂,于是卡巴拉学家揭示出,最有希望的是在团队中的工作。
毕竟创造者打破了共同的kli就是为了其各个部分能够提升在自己的品质之上,并对其他部分而言工作,以便甚至在没有与光联系的情况下,与亲近人的关系将会代替创造物与创造者的关系。
这让我们工作并不断地检查,我们的行为是否正确。
最终,我们需要从所有卡巴拉学家的著作中接纳主要的原则:没有创造者,没有创造物,没有人类,只有团队。首先,如果我在团队中,在其之内我能够实现相互担保的规律,那么必须与朋友们团结并去实现。
我们的团结应该不留下任何区别和距离。我们在朝向目标的道路上是统一的,并感到共同的相互关系。而且,我们理解,只有在这个关系中我们将会显露精神世界。
那时在我们的联系中我连接上创造者: 就是它来决定我们应该怎样团结,以便团队不会变成一个嘲弄者的集会,而作为真正的团队。我们不知道什么是给予,但要求创造者为我们做出见证、榜样和连接。
那时人、团队和创造者变成一个整体,而我们都工作直到开始要求创造者在我们之间显露。

来自2010年10月2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听取老师

团队、环境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追求达到相互担保的团队,应该怎样去看待老师?毕竟老师把我们与共同的灵魂的系统团结起来。
答案:老师是指导者、中介人。他被称作rav——“伟大的”。一般来说,每一个朋友对我来说都应该是rav,当然,创造者也是rav,毕竟它是伟大的。指导者也是这样。
他们为什么是伟大的?说实话,如果人在自己的眼中没有提高创造者、朋友、指导者,那就不会与他们连接,并从他们那儿受到任何什么。人不会对他们而言低头,但我们知道小的只能向大的来学习。
当然要把老师当作“伟大的”。如果他比我大,这就意味着,他所说的比我所想的更重要。这里我们谈改正手段的重要性,而指导者把它传达。他已经经过了这条道路,并靠着经验告诉你。如果我想走同样的道路,我还能向谁学习?
这就是为什么我低头,从老师那儿接受到,不管自己的考虑,去接纳他的建议。否则我会跑东跑西的,怎么也找不到道路。
我们看不到精神的道路,于是,与依靠书籍相比我们更加依靠老师。书籍,每个人来根据各自的情况来理解。说实话,老师的话每个人也都是亲耳听,但在团队中的共同的工作,将会提高老师的教导深入每个人内部的可能性。这里也不能太肯定,但是可以的。
因此,我必须彻底对老师而言取消我的利己主义。否则我不会听到任何一切,而另一个源泉不存在。根据实现的情况能够判断人是否听取了。

来自2010年10月2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