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理的味道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现在我们有机会加快进步的速度,通过自私地选择更微小的邪恶。当然,这还不是自由选择。自由选择让我选择我所想要的,而在这里我被给予满足或痛苦,并被告诉:“来选吧。”
Baal Sulam描写两种进行计算的措施:“甜苦”与“真假”。我们要上升到真理的阶段,而不再处于谎言、甜和苦的阶段上。路人皆知,自由选择在这里不存在,只有分析:我是多么地服从理智,以及多么地服从感情。
在这里一切都取决于为我所隐藏的和所显露的那一切,而且什么更重要:真理还是苦味?毫无疑问,我会按照我所看到的来进行选择。
而真正的自由选择在团队中诞生。团队是种外在的因素,借助它我能够清楚外在真理的概念。
这样一来,“真理”指的是,我要属于团队。而在真理和团队之间具有阻力(R)——我的利己主义、享乐的愿望。
这已经算是完整的系统。它并不取决于我的能力来将真理和谎言、苦和甜分开来。在这里我不一定是智能的和敏感的。无论谁更加敏感、谁更聪明、谁更狡猾或更精明都不重要。毕竟我们都是从团队的、团结的角度被判断的,也就是说,对创造者而言。

我在精神的晶体管的计划中:引起光,这光依靠我与团队团结的程度从上往下流溢下去。

这就是在Tiferet的三分之一之中所处的自由选择。一面具有利己主义,另一面——团队,而我根据“真理——谎言”的措施在“甜苦”的措施之上来进行对我和对团队而言的分析。

来自2010年9月2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