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提示的选择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我们想象不到,什么是自由。以某种程度我们感到自己是自由的,但实际上我们是被完全地控制,包括之于自由的想法。因此,我们不能理解什么是精神世界。
在那里我们感到我们站在创造者的对面,感到它是一种取得现实的、进行决定的和定出所有一切的力量。而同时我们具有某种准备之点,在那里我们可以与它分离。就在这时会出现自由选择的机会,随后我们重新进行限制并借助自己的自由选择来组织形式。
而暂时地,我们如同母亲子宫里的胎儿。难道他独立吗?没有,他是被发展着的。他的现实——将来的回升,他的自由——在前面。在我们世界上的人具有预定的品质,他这一方面没有任何自由选择,人只具有蛋白质物质中的幻想。
本来的自由条件——“在没有提示情况下”,从零起,变得与创造者相同。如果某种什么提前唤醒了我,这已经不是自由。
这就是为什么在我们内部里唤醒特别的创造者的一点,我们来发展它,并把它与我们的自私的本质相对立。“愿望之点”和在它面前的“光之点”两个都是破碎的结果,而通过改正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们获得自由的、单独的与创造者的相等。没有这个“空白”,我们就不会出现,而且不会变成与创造者相同的创造物。
在上面——Galgalta Einaim (GE),圣洁之处, 在下面——AHAP,不纯洁之处,而在中间——tiferet的三分之一。这特别的状态被称为 klipat noga。它之上——创造者的品质,它之下——创造物的品质,而在中间——我的“中立的领域”。
在这里,在我内部里圣洁和污辱平等地斗争——而我来决定它们斗争的结果。正好在这里我成功地正确地控制了这两种力量。创造者特意创造了它们,以便让我在它们之间建立我的自由和独立。

来自2010年9月2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