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团结日9月26日

会议、活动、对话卡巴拉团结

关于《自由选择》的讲授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问答

[media5] [media6]
[media7] [media8]

快乐演艺场

[media9] [media10]
[media11] [media12]
暂无评论

精神工作中最大的问题

团结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Sukkot (帐篷的节日),就像所有其他节日(指的是犹太族的节日)一样象征精神的状态。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必须要经历它们,当他开始借助改变他的品质从我们世界上升到无止境世界。上升意味着我们彼此间的关系的加强,并这样变得更像创造者那样。可以说,我们不是在上升,而是越来越亲密地接近对方。这不是机械性的上升,这是品质上的、感情上的、相反于我们自己本质的提升。只有在光的力量的帮助下我们才能克服这自私的本质。
这就是困难。问题不是在克服利己主义之上,不是在克服本质上的懒惰之上——我们在普通的生活中是这样做的。精神道路上的困难不是我们自己能的解决的。不是靠我的努力来改变我的本质,而是靠某种被隐藏的力量,我渴求它为我完成这动作。这就是问题!
毕竟如果我本身能够为我的利己主义工作,我将会感到自己是英雄。很多人是这样做的,而同样的利己主义让我们向着它走,假如目标对我们来说很值得。我们可以这样为自己的利己主义,为利己主义所渴求的宁静来工作——毕竟我们对我们的嫉妒、欲望和野心而言能够感到由这些所带来的收益。
但在精神的道路上要取消自己并“向那个我不认识的对象”来请求“与我完全相反的事物”。我要请求“它”到来并把我的本质改为完全不同的。
当我们需要团结以征服某种什么之时,我们就会团结,去征服并作为英雄归来。但团结起来以便劝说创造者来改正我们、团结我们却是个很大的问题!最难的是,创造者是被隐藏的,而我们又不清楚,我们是面对着谁、为了什么而工作。
因此许多人在开始从事了精神的工作后又放弃。他们不能克服这隐蔽,不能接受不取决于我们的我们工作的这一部分。人是好不容易才接受的这一点:为了改正自己需要寻找看不见的力量。所以最大的问题不是我们懒惰,而是创造者的隐蔽。

来自2010年9月24日的课程
暂无评论

我的灵魂在何处?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灵魂精神工作

在物质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有身体和他的满足。我们被生物性的躯体分开,而在心理上每一个人都觉得自己有着单独的个性。
在精神世界,一切都在不断地改变——从状态到状态,光和容器总是不一样。我们进入某种状态,并根据它来起名,就像扮演角色的演员那样,或者是科幻电影那样——在那里我一个接一个地扮演不同的形象。
个别的、稳定的、单独存在的、提升阶段的、保留自己的独特性的灵魂根本就不存在。我们难以理解我的“自我”是如何消失的。
例如,在文章《六十万个灵魂》中这样写道:每一个改正灵魂的人将会为世界显露Malhut,并自己称为大卫王……

来自2010年9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放弃了自己,获得了无止境

团结早晨课程科学精神工作

问题:在我们世界的人们彼此相爱、彼此憎恨、互送礼物,或者去杀死对方。那么在灵魂的世界发生着什么?
答案:灵魂只有唯一的任务——团结,直到融合。就像许多单个的水滴融合在一起,而且无法将它们分开,只有出现了新的实质——相互给予。
物质世界,这一被破碎的愿望的部分只有借助最后一个改正才能被改正。而现在在它之上出现了爱。
在爱控制之地,每个人都会失去自我的感受,并无限地进入他人内部,完全地与他们融合。但以前的憎恨保留了自己的“消极的”品质。
就像量子物理学的悖论那样:一颗粒子同时可以存在在两种地方。而这并不是因为它以无限的速度改变位置,这是因为它处在一个地方的同时,其实正好处于两种位置!这怎么可能?!
最终我们会发现,整个世界系统之地只是一颗粒子,它同时处于所有地方。毕竟如果我们承认了,没有速度,以及一颗粒子同时可以处于两个地方,那么类似地,它可以处于无限之地中。
此外,它没有形式,毕竟粒子的形式取决于我们是在何地发现了它。这样一来,除了唯一的由创造者“从没有中”(esh mi ain)所创造的粒子之外什么都没有,而其他所有的都是这点的衍生!
因此,我们越接近精神世界,就会越清楚地理解,没有比卡巴拉书籍的语言更能表达它的了。

来自2010年9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