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要是不要抵抗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最初光创造愿望并发展它,让这愿望远离自己,以便提供独立和控制自己的机会——变得与光相同。在这过程中光是原始的、是原因,而愿望是次要的、是结果。
任何动作发生在光影响到光的时候。愿望无法做出任何动作,而且只是因为在它之中具有光,要给它机会至少向光请求这种或那种影响。
对于单独的改正(相等于光)准备好愿望之后,光在动作中已经不是原始的,只扮演“迫使者”的角色。
通过为改正、为实现相同建立所适合的环境,光唤醒愿望去行动。
为了让愿望变得与光相同所安排条件的过程被称为光和愿望的从上而下地下降,而愿望逐渐变得与光相同被称为从下而上的上升。
在从上而下降临的过程中,光决定了所有从下而上上升的阶段,只有给愿望留下自由的选择(选择、动作)——在形成对变得与光相同(接近光)的追求中,在与光的联系中。
光,在阶段中具有程序,这程序让愿望经过形式。愿望在一步一步的改正过程中必须获得这些形式。
我们只要请求在每一个阶段中达到与那阶段的形式相同,以及请求光来改正我们,让我们变得与它相同。
想要理解光、光对我们的行为、我们改正的程序,就要渴求在自己身上实现这程序,我们来集合在团队中,一起学习,让彼此为变得与光相同并且不抵触光的重要性而获得灵感。
首先要取消自己,做出“限制”,似乎我不存在——让光到来并行动。这是消极的参与,让我“为光打开道路”(1)。
后来我要积极地渴求光的影响——这样我加强压力(2),在它之内应该包含“我们”的同意——这我从团队接受到了。
当我接受光的强烈的影响“该怎样就怎样”之时,我获得给予的品质——与创造者的相同。我放入我的微小的愿望(同意),但借助强烈的光之流,在出入时我接受 巨大的给予品质(给予的意图)——这是我的新的自我。

光似乎进入了我的原始的“心里之点”(necoc、火花)并把它吹起来了。通过接受它的动作,我不断“扩大”,直到达到第125个阶段——创造者,并获得其力量。
这就是Sukkot节日所象征的。毕竟我们世界上的所有节日(犹太族的)象征着与我们在精神领域所发生的那一切。

来自2010年9月2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