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要什么?

愿望、思想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帮助我理解,在团队那儿,我应该要获得什么?
答案:我应该搞清楚,什么是给予,毕竟我还不知道这是什么!
这被隐藏于我与朋友们的关系之中。我们要一起付出努力,试图在我们之间发现给予。而且,不是在很远的地方、在天边,而是在这里、在土地上(arec),即在我们的愿望中(racon)。
而我们要把这个土地/愿望变成“以色列的土地”(erec isra-el, yashar-kel),以在我们之间的关系中出现如此正确、强烈和清楚的愿望,以至于在它之中出现第一个创造者对我们的显露。这就是我们所要追求的。
但作出这种解释是需要一起进行的,而不是单独的。这种解释是由团队进行的,这取决于每一个人对其发生的渴求程度。用所有这些愿望我们来建立一个共同的、强烈的愿望,以便一起搞清楚什么是我们想要达到的给予,我们想要以什么形式发现它——也就是在我们彼此间的团结之中,甚至我们为这个目标、这个愿望能够很紧地如一个人一颗心来团结。
通过这所有一切我们在自己内部里来形成对受到Tora的需求——来自上面的帮助、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这就是在Sinai山之下的民族所达到的——只能使用最高之光的能力,没有别的。
作为结果,出现各种障碍和罪恶,邪恶被揭露——作为容器为了显露创造者的名称。一直都在出现破碎的愿望,而我们要去改正它们——并随后在其中发现神圣的创造者的名称、给予的品质。而在这之前我们的发现是完全不同的——自私的接受的品质。也就是说,全部的工作——通过憎恨连接起来,达到团结。

来自2010年8月1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自由之点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在向上的道路上存在两个阶段,第一个是获得愿望(hisaron)。在我们的物质世界我们已经产生了怀着去发现它并与它连接的愿望。但在精神世界中还不是这样!我们自己要努力去产生这种愿望。
之于这一点,光也会帮助我们:我们使用它,以相反、自私的形式来建立自己愿望,是它帮助我们获得了对给予的愿望和精神容器(精神的容器是给予的愿望)。
就像在这个世界我们被给予去接受、理解和感到的愿望那样,在精神世界也具有去给予、关爱、连接和团结的愿望。我们上哪儿找它呢?当然只能从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那儿。没有其他地方!
但想要受到这种愿望,我们需要这愿望之前的愿望——某种受到光影响的愿望。而这个微小的、最初的愿望被称为我们的自由选择。它以很简单的具体的形式给予我们——如同一个微小的点,我们可以在目前的状态中发现和分别它出来。
只有在我们彼此间的关系中,通过共同的努力,这才可以实现。如果我们想要彼此连接,并相互依赖对方。如果在灵魂或人们之间(他们保留这种关系)显露出这种关系,那么光就会为我们而出现,并开始工作,以便为我们提供新的愿望,借助我们的努力它把自己的愿望传达给我们。
人只有在这里时才能付出努力,就像Baal Sulam在“自由选择”的文章中所解释的:付出一点努力在非常精确的、很窄的、正确的方向——对于环境而言。
那时,借助我们的努力,光来到我们这儿,把我们的愿望搞清楚——愿望的相反的方面,向我们提供缺陷的感受,而根据这缺陷的感觉我们来发现神圣的创造者的名称,直到我们发现全部的光,所有创造者的名称。就这样人达到一种状态:“以色列(即追求创造者的灵魂)、Tora和创造者团结为一个整体”。
也就是说,所有人的改正的愿望变得与光相同。通过这些神圣的名称人来达到全部的共同的光——Tora和创造者——创造的念头:“为创造物提供满足”,就在这光之中我们发现创造的念头。
这一切都在人的愿望中出现。Tora是精神世界的显露,这显露可以通过个别的创造者的名称显露。

来自2010年8月1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