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了?多好!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经常在上课的时候,我理解很多,然后我又忘记我所思考的和理解的。这种进步对吗?
答案:健忘正是最好的人的品质,否则他不会改变自己的状态。毕竟如果愿望发生改变,也会变成为它服务的理智。记忆机械性地操作,并只属于符合理智的愿望。
而如果我们把愿望从接受改变为给予,那么我们的记忆应该发生净化并开始为新的品质——愿望而服务。
因此,不要担心你记住了多少资料!要关心怎么能感到它,要关心给予的愿望的滋长:它是不是变得更加敏感并是否与他人团结,是否理解它不想与他人团结。只要去关心感受!
不要担心,在感受的同时理智总是会发展好的。理智的出现是为了感情而服务——本质上我们就是这样被组织的。因此据说,不是“借助理智而学习”。卡巴拉不是通过理智、知识的数量而达成的——在这里没有任何考试,谁也不看谁记住了多少,谁理解了多少。只有心懂得!
而如果人忘记和不理解他上课时听到的内容,如果他感到随着前进资料却都在脑海中消失:他学了这么多,听了几千次但仍然没有理解——这就证明他在进步。这就意味着,他要求改变、改正他的愿望——而不是机械性地以知识来充满自己。
因此,人要更加注意,他从学习那儿来要求什么,他想要看到那些内部里的变化。也许他想要更加理解,变得更加聪明,这就是所谓的“思考得多,做得特少”——他获得的知识比改正还多?(毕竟动作是改正)。而这是很大的错误。

来自2010年8月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祈祷之前的祈祷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不要埋怨创造者说你精神上的进步很慢而又不明显!首先,我们在自己内部里要发现愿望。没有这愿望,我们就不能感到自己状态的变化。
如果我还感觉不到精神世界,这意味着我不想它!它就处在这里,就在我旁边,但我不想看到它,于是还没有发现。
从上面不会给你任何礼物,我是否发现精神世界只取决于我和我的愿望。一旦我的愿望滋长了并达到了下一个阶段——我立刻就会发现它。但如果我对这没有感到需求,我怎么能发现它?
一切都在人的掌握中,而我们的任务就是彼此影响对方,以便正确地理解自己的愿望。也许我们在叫喊,感到渴望,但我们的愿望的方向是不对的,即包括它的质量,又包括它的数量。
我们需要正确理解愿望。 在这里主要是愿望的质量:我具体想的是什么,而不是多么强烈。在精神世界中,数量不被考虑,只有质量。精神愿望的质量我们被称为力量。精神世界愿望的力量是由这愿望的强烈程度、方向的确定程度而决定的。为了这一点需要,不断地考虑正确的愿望方向。
毕竟如果我们问人,他们如何向往精神世界,他们想要的是什么,那就会得到不同的答案。而把这搞清楚只能是在团队里工作的时候,借助光,我们上课时一起来吸引它,并理解我们暂时还没有正确的对给予的、对信仰的愿望。因此我们渴望光的到来,并向我们解释,树立榜样,创造我们内部里的愿望!这就是所谓的没有需要的需要、祈祷之前的祈祷。
但,从上面把人带到了团队之后,一切都在人的掌握中。

来自2010年8月1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