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的阶段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更亲密团结的愿望是怎么表现出来的——在思想中还是在感受中?
答案:更亲密团结的愿望指的是我愿意处于共同的感受中——在那里没有“我”和“他人”之分,存在某种共同的东西,但它是什么——我不知道。我不愿意感到自己的“我”,我想要感到“我们”,在这里没有我和他人的分别。这是新的由我们创造的现实。
毕竟在更高的阶段上(我们通过我们的努力来使它诞生),与在我们的阶段相比,不可分割的愿望像许多水滴一样融合为一个巨大的水滴。那时来分别出我们曾经的状态(当我们都是单独的)是不可能的。
无法用我们的语言正确地表达这一切,但我似乎在失去我自己,没有我的“自我”,在下一个阶段上,它变为“我们”。但对更高的阶段来说,我们彼此之间的分隔又逐渐地开始出现。
我们达到了更高的阶段(在那里我们融合为一滴)之后,在我们内部浮现出新的愿望、新的利己主义的层面。
它们是怎么出现的?从更高阶段的AHAP,是它为我们照耀着它们。那时我发现我并没有与其他人相连接,我独立着,他们也独立着。在我们的生活中这些会发生:你想要与其他人全心全意地团结,但过了一阵子就出现了新的分开你们的算计。
在精神世界也是这样,但只是因为更高的阶段为你照耀着你的这状态中的缺点。你认为你们达到了团结,而现在向你展示——没有,自私的算计乃至憎恨又分开你们,虽然曾经你想过,你们之间充满着关爱。
就在我们世界,我们想,爱总是代替憎恨,而憎恨代替爱。但不是这样。这是不同的阶段。每次我们发现更大的利己主义,因此在各个阶段上邪恶转变为善,进而善变为邪恶,就这样我们前进。

来自2010年8月1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何必还要全人类?

人类、社会会议、活动、对话愿望、思想精神工作

这个愿望(我们要升在它之上)是如此巨大,就像创造它的光那样,无论大小、深度、广度、力量或是强度。我们无法改正它。
因此,创造者把这个愿望分为许多部分,以便我们都有机会改正自己的一小部分在这个巨大的愿望中。而之后这些部分连接在一起。
毕竟在卡巴拉科学中,据说是,让我们分开的原因是让我们建立充满爱的彼此间的关系,当我们提升在憎恨之上,而之后怀着同样的爱来对待创造者,不是吗?
也就是说,我们被分为不同的灵魂是为了在我们内部里创造出对亲近的人的恐惧的态度,而并不是为了使与享乐愿望的工作变轻吗?
两个都对。我们被分开是因为,在达到创造者之前,我们要获得对亲近人的爱,据说是要“从对亲近人的爱转到对创造者的爱”,也是因为要让我们更容易地改正我们的自私的愿望。
毕竟创造者可以创造两个亚当,而不是一个,难道他们不能相互工作以建立彼此间的关系吗?毕竟“最少也要有两个”, 两个也足够使人学会怎样走出自己并感到亲近的人。
但创造者根据利己主义的比重把共同的愿望分给全人类,以便我们每一个人能够改正他内部里的利己主义,限制它并这样使用它——借助它去给予亲近的人。
因此,我们去改正这愿望的工作被分为许多部分,根据我们世界上具有的灵魂或人们的数量。因此,地球上的人口根据在特定的时刻内出现的利己主义的力量增少或增多。
除了这工作被许多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分担这一事实,每一个人逐渐地、在转世的过程中来完成这工作。就这样我们一部分一部分地改正自己,在人生中,在所有生命之内。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