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巴拉学家是让时代复活的灵魂

卡巴拉团结早晨课程灵魂

Baal Sulam 的文章《对〈Panim meirot之书〉的前言》,第8条:根据这一点要理解,我们应该深深感谢我们的老师,是他们向我们传达了自己的精神之光,并给予灵魂以满足我们的灵魂,后者站在艰难的痛苦和光的道路之间。他们拯救我们,不让我们落入地狱,那比死亡更可怕,他们交给我们怎样获得天堂般的满足,这满足在典雅精致的、原来就准备好的高度上,等待着我们。
不要把这些伟大的卡巴拉学家当作在过去某种时候生活的人,而要当作巨大的系统的一部分,即灵魂。
卡巴拉学家是达到了创造者的灵魂,它显露创造者并感到自己处于灵魂的共同的系统中(Adam Rishon),它是该系统的积极的部分,并作为连接而行动,它把我们与精神世界连接起来——在我们意识不到和感知不到它的时候。
也就是说,卡巴拉学家的功绩不只是他们为我们撰写了书籍,卡巴拉学家还建立了我们灵魂之间及与共同系统之间的关系!我们本身感觉不到他们的灵魂,但他们把我们的灵魂(心里之点)与共同的系统相连接,并让我们彼此团结,进入这个系统之内。就这样,系统中的光之流来到我们这里,它给我们生命,以便我们能够积极地加入该系统,变成它的积极的组成部分。
这就是所有历史以来的卡巴拉学家的工作,他们在这个精神的系统之中为我们提供了生命。我们作为一个小点,没有意识地处于它之中,而这些卡巴拉学家帮助我们,他们传给我们系统中所含有的环绕的和内在的光,并这样唤醒我们。
于是,卡巴拉学家的生命没有因为他肉体的死亡而停止。我们说他是存在于共同灵魂的聚会之中的灵魂,无论他的身体是否处于物质的世界里。这灵魂是积极的,是这个系统中对我们来说最亲密的部分(比如,Baal Sulam 和Rabash)。我们的卡巴拉的团队,大家都在一起,作为某种共同灵魂的精神的器官,而他们来关心我们。
关于这一点被称为:我们必须“感谢我们的老师,是他们向我们传达自己的精神之光”——正好是在现在传达!我们没有从一个系统走到另一个,我们一直都处于同样的系统之中,只不过变得越来越有意识。

来自2010年8月6日的早晨课程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对〈Panim Meirot之书〉的前言》
暂无评论

ARI (Itzhak Luria)——创造者的人

卡巴拉早晨课程灵魂

Baal Sulam 的文章《对〈Panim meirot之书〉的前言》,第8条中,贤者说道:“在每一个时代都有Avraam、Itzhak 和Yakov。”但这位是创造者的人——卡巴拉学家Itzhak Luria——努力向我们传达知识,他的知识更多,因此超越了他的前辈。如果我能够说,那么就会赞美他的智慧显露的那一日,这一日像是赠予Tora的那一日。没有词语能够表达他的精神工作对我们的重要性。
实际上,整个改正的系统都来自Ari。他实现了所有卡巴拉学家所具有的那一切。在灵魂的共同系统中,Ari的灵魂占有特别的位置:从他开始,光开始影响所有灵魂,让它们达到它们的最终改正状态(Gmar tikun)。
在Ari之间所有发展都根据阶段0、1、2、3而发生了,只有依靠 Ari在灵魂系统中所进行的改正,发展才能进入第 4个阶段并开始建立真正的Malhut,以及最后的样子。他作为 Yesod的sfira (Malhut之前的),被称为 Mashiah ben Yosef (Yosef指的是 Yesod的sfira ),他之后开始Malhut本身的改正。
所有以前的灵魂属于为改正作出准备的灵魂阶段。 只有从Ari起,开始了所有灵魂的唤醒过程。
当然这个过程用了几百年的时间,但Ari为光打通了道路——从前三个到最后一个,也就是第四个,这样一来,改正过程开始了!
Mashiah是光在灵魂的共同系统中的显露。这光通过Yesod进入Malhut。 Ari为光打开了门,因此被称为 Mashiah ben Josef。
Mashiah是改正的力量。Ari代表着通过他灵魂的力量。处于共同系统之内,他自己的灵魂得到改正,并且,光之流通过他到达Malhut那儿,然后影响到所有灵魂。
但现在我们要准备让我们的灵魂从Malhut上到 Bina。这个过程已经属于 Malhut—— Mashiah ben David的改正过程。

来自2010年8月5日的早晨课程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对〈Panim Meirot之书〉的前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