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者和创造物会面的房子

团结精神工作

我们还会发现,我们需要地球上的所有人,七十亿里的每一个人。环境对于人而言就如力量的放大器,毕竟个人的力量很小。
组织社会(我定位自己其影响之下)的人越多,我获得的力量就越大。
这会决定阶段的高度,在这里我能够变得与创造者相同,而且我将会达到怎样的与它的团结。
我单独不会达到这一切。卡巴拉团队是我联系创造者的地方,正是它来决定我会在什么高度变得与它相同。
团队对我而言变成了创造者和创造物会面的房子。当我们与它见面时,已经没有“我”,只有“我们”,他们对我来说变成了我的“自我”。
“囚犯不能独立地逃离监狱”,但朋友们能为他做这一切——煽动他,给他树立精神的目标伟大性,传给他力量。
而且每一个人都要考虑,他怎样才能帮助朋友把他的任何状态与目标连接起来,并意识到其需要,甚至为揭露了“犯罪者”而感到愉快。
无论我们在经历什么状态——上升还是降落 ——主要是我们在朝向目标前进。
那时我们会理解,我们应该经历它们,就像病人需要治愈:虽然这过程对他来说并不舒服,但他已经能预计到他康复。
因此,要给对方打起精神来,这不意味着随随便便地快活,而是给对方提供生命的气息, 也就是精神的生命,人会因它而感到愉快。
心情如此重要,因为它给予生命的力量。而崇高的心情是物质生活中的金钱和名誉无法达到的。
假如某人失去了信仰的力量、生命的力量,也就失去了环境的支持——唯一的能让我们前进的手段。在这种情况下,只能一个人去帮助另一个人。
只有另一个人才能让我们感到给予的重要性,确定性,生活的丰富多彩。
在这一方面,每一个人都要帮助朋友,并向他展示渴求达到目标(该目标我们立刻就能达到)的榜样。

暂无评论

一个让我们想起未来的火花

团结灵魂精神

问题:在心中,在这个世界空虚的愿望中出现的那一点到底是什么?
答案:人的所有愿望被称为心。心里之点是以前心与心之间的关系,当我们的关系分裂之后,它保留了下来。我们通过愿望和心连接在一起,成为一种亚当的灵魂。这些我们之间的相互关系消失了,只有碎片保留了下来。
在彼此间的团结中我们是精神的容器——统一的由光充满的愿望。我们间的关系从分裂那一刻起,光就消失了。想要这消失的光回来并恢复曾经的关系,我们需要彼此去给予对方,让我们“回到根源”。
因此,它被称为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它带来了“善”,让我们重新建立相互间的关系,它被称为“善”。
这种关系就是创造者,它处于我们彼此间的关系中,而愿望(心)只不过是创造的物质。它不发生变化,可以小或大,但我们的状态取决于我们之间的关系的密切程度。
暂时地,不是所有人都能感到这个心里之点。我们的自私的愿望必须发展到特别的层面,以便在它之上出现心里之点。一开始,我们感到了来自这个世界的空虚,后来在自己内部发现对另一种满足的渴求……这满足、光不处于愿望之内,它在很远之地照耀着,因此它成为环绕之光。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一)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
第一部分:Rabash的文章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第二部分:根据《光辉之书〉的课程
[media5] [media6]
[media7] [media8]
关于《早晨课 程》
新的 《早晨课程》安排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二)

早晨课程
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十个Sefirot的教育》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对〈Panim Meirot之书〉的前言》
[media5] [media6]
[media7] [media8]
关于《早晨课 程》
新的 《早晨课程》安排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