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控制生命的驾照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每一个人都是创造者的工人,只是我们不知道和感知不到这一点。在你的车里有发动机,车借助它前进。
是创造者在发动它:从后面被痛苦迫使着,而在前面被满足诱惑着。因此,你的车才能开动,不管你是否愿意:我逃避痛苦并愿意面对满足。
但时机到来,出现了一辆吉普车,而创造者却不发动它! 你自己要请求它为你启动发动机。如果你从它那儿获得了力量,你就会前进,这依赖于你的渴求。也就是,你像合作伙伴一样与它工作。

以前你不知道,你去哪儿,为了什么——随便地滚动着并这样无意识地过了很多年。你仍然在往前走,却像动物那样——受了打击就会跑。因此,这种生活被称为动物性的生存。毕竟你不知道,你的愿望来自哪里,而且你的行为为什么是这样。所有人都是这样生存的,直到……
但你受到了心里之点,出现了与引导者的关系,你开始向它请求有意识地带你前进,你渴求认识道路和目标,而不是避免痛苦并得到满足!你已经开始对真实感兴趣了!这目标与满足毫无关系。主要是,它是真实的。
你现有的动机是有欺骗性的。于是你请求给你光的力量,以便你无论感受什么都能接近真理。
人来学习,通过这样做他不再“从苦到甜”地移动,而转到从欺骗到真理的移动中来——也就是,从借助感受的分析走到借助理智的分析。
但“开车和开始走”需要时间!而且要“考驾照”,获得“驾驶执照”……这就是所谓的“准备期”,直到你能够坐车并开始走。

来自2010年7月13日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对〈Panim Meirot之书〉的前言》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