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一部好的戏剧还是恐怖电影?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现实、世界、宇宙精神工作

问题:我一听到我们自己什么也不能改变,只有光才能使我们变化,就感到非常害怕。不靠我自己我还能去靠谁?
答案:你已经生活在这个生命中并知道,把生活做成你所想的样子并进行改变不是那么容易。生活根据自己的规则进行,并不听任于我们。存在着一种控制我们生活的并让我们从一个阶段走到另一个阶段的力量。
但愿我们像一卷电影带那样能扩大我们的人生并从开始到结束地看着它……普通的人无法这样做到,但存在具有特别的能力的人,他们则能看到这部电影。实际上,这是可以的。就像你今天去看我昨天已经看过的电影那样。对你来说,这部电影还没开始,而对我来说,它已经结束了,我已经知道一切。
倘若我们看到了这卷电影带,我们将会理解,我们的全部的发展都是被预设好的。今天,甚至科学家、物理学家和基因学家都根据科学的证据写道:人是如同机器一样而行动的。


我生命的全部就像电影带中的一系列镜头,我从一个镜头走到另一个。我不能改变这一切!因此存在着算命人。他们没有欺骗别人,他们只是能稍微地往前看看这部电影。动物的这个能力与人相比是更加发达的,毕竟我们因为技术的发展让自己的感官变得迟钝起来。
现在我处于这卷生命的胶卷中的某种状态,在我后面是过去,在我前面是未来。
问题就是我怎样才能影响到我的发展?我的自由在哪里,以便我能够真正地改变某种什么?我只对这一点有兴趣,毕竟我不能改变的不如预先不知道。该让我知道什么要取决于我!
卡巴拉学家告诉我们,只有一点取决于我——我可以吸取更高的光,这光也被叫做环绕的使我们回到根源的光。无论怎样,我仍然要经历这电影的全部,这是不可避免的。电影的开始和结束已注定,这个过程无法更改。但是我可以以愉快的和很好的方式经历这部电影。
如果我处于它之中,已经看到最终的目标并理解,它是好的,我就会去品尝这份良好。现在,这已经可以温暖我,给予我满足,能够给予的比我能接受的更多,毕竟它是完全不受限制的!
所期待的满足总是显得比现实的更大。这样,我能够把这“善”吸引到我的生活中,并在光线中前进!

来自2010年7月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Shamati》第38偏文章
暂无评论

透明的现实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现实、世界、宇宙精神工作

卡巴拉的目标是为了帮助我们吸引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并以良好的方式去感知世界。我们所需要的就是变得像光一样。
在生命之电影中有某种我和我周围的人所处的镜头。通过为自己吸引光,我把这个图像转变为良好的。我用光、善、肯定和永恒来充满它!那时我就会在愉快的道路上发展。
当然,也可以说,如果我们想要往好的方向改善我们的命运,那么这与普通的生命相比算是更大的利己主义。没错,我们追求好的生活,毕竟创造的目标是让创造物感到满足。但只有通过升到自己的利己主义之上,我们才能达到这一切。
因此,第一,我们要在卡巴拉中搞清楚的是我们的自由的选择在哪儿。应该向我解释一下,具体是什么取决于我?!而以后我要靠着好奇心来学会所有一切,但这已经算是愉快的额外奖励。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搞清楚我真正能够影响到什么。
否则,当我们回顾我们的整个生命时会看到,我们什么也不能改变。是我们为自己安排了这种生命还是有谁为我们安排了它?
除了吸引光我们什么也不做,只有光会为我们改变所有一切。你完成的所有的动作绝对不取决于你。取决于你的是怎么去看这些动作,从什么角度:自私的还是为了给予的,这会影响你的整个图像。
就在这里我们自由!世界中存在着一种力量,它期待着你开始渴求它对你来进行动作,以改变你的本质、你的品质。你却可以吸引它,以便它改变你,那时你将会看到全世界都是好的——世界会发生变化。一切都会反过来!在这里你将会看到精神的而非物质的世界。通过这些外壳、通过这些人及环绕你的所有一切,你将会像通过透明的现实一样来看到精神的世界。
就在那时你将会理解,在这里发生着什么,为什么一切都是这样运转的!你将会为这个状态去辩解,你将会理解它是好的,毕竟你将会看到现在所发生的事件与崇高而完美的目标之间的关系。

来自2010年7月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Shamati》第38偏文章
暂无评论

卡巴拉时刻:团队的力量

团结早晨课程精神工作视频、电视、节目、课程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