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足是屏幕和反映的光

愿望、思想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我们一直都在思考满足。而且我们是为了得到满足而创造的,但绝对的满足只有在无限的愿望中才能感到。这种无限的愿望可以是外在的愿望,它不断地更新,而且你通过你的给予和爱来充满它,因此你能感到自己处于完美和永恒中。
作为给予者意味着你具有愿望和给予的机会,以便愿望和机会永远都不会消失。
但创造的目标不是给予,是充满创造物。创造者的目标是充满创造物,让它们感到满足,让我们从它那儿接受?
从创造者的角度来看这没错,但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接受指的是我们一直都通过我们的接受向创造者给予的机会,通过这样去做我们为它也为自己带来永久的满足。
换句话说,我的工作的目标是一直都去追求它,而这个渴求也是我的满足。毕竟parcuf的满足是屏幕和反映的光。
如今我们不怎么懂这种状态。它显得是虚伪的、使我们感到反感的、不现实的。
但甚至是今天我们也只是依赖于我们满足的程度而生活,这种满足是自私的,于是首先是受到限制的,直到感到痛苦!
真正的满足不是直接的光,而是借助给予的满足——即屏幕和反映的光。
屏幕怎样才能是满足的?屏幕是某种反映光的、不让它进入灵魂的(parcuf)东西,是某种障碍。有了障碍怎样才能感到满足?
当我自己放置这个障碍,我自己创造它,这就会充满我,如同我对创造者的给予。毕竟这个障碍是与我的利己主义相反的,我的享乐的愿望,就像在关于客人和主人的寓言中那样。
这个障碍不让我免费地收到任何一切。而反映的光是我的满足。毕竟这样我能够做出某种为了给予的事情,这充满我。
如果是这样,我何必还要满足?满足需要只是为了让屏幕和反映之光存在。
毕竟创造者不是从接受那儿而是从给予那儿获得满足的。我也是因为给予而感到满足。这是品质的相同和与创造者的融合。
因此,原始的由创造者创造的享乐的满足及在它对面的满足,只不过是来在它们的基础上、在它们之上建立一种新的愿望和一种新的满足的必要条件。是我来创造它们!

来自2010年7月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