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足是屏幕和反映的光

愿望、思想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我们一直都在思考满足。而且我们是为了得到满足而创造的,但绝对的满足只有在无限的愿望中才能感到。这种无限的愿望可以是外在的愿望,它不断地更新,而且你通过你的给予和爱来充满它,因此你能感到自己处于完美和永恒中。
作为给予者意味着你具有愿望和给予的机会,以便愿望和机会永远都不会消失。
但创造的目标不是给予,是充满创造物。创造者的目标是充满创造物,让它们感到满足,让我们从它那儿接受?
从创造者的角度来看这没错,但从我们的角度来看,接受指的是我们一直都通过我们的接受向创造者给予的机会,通过这样去做我们为它也为自己带来永久的满足。
换句话说,我的工作的目标是一直都去追求它,而这个渴求也是我的满足。毕竟parcuf的满足是屏幕和反映的光。
如今我们不怎么懂这种状态。它显得是虚伪的、使我们感到反感的、不现实的。
但甚至是今天我们也只是依赖于我们满足的程度而生活,这种满足是自私的,于是首先是受到限制的,直到感到痛苦!
真正的满足不是直接的光,而是借助给予的满足——即屏幕和反映的光。
屏幕怎样才能是满足的?屏幕是某种反映光的、不让它进入灵魂的(parcuf)东西,是某种障碍。有了障碍怎样才能感到满足?
当我自己放置这个障碍,我自己创造它,这就会充满我,如同我对创造者的给予。毕竟这个障碍是与我的利己主义相反的,我的享乐的愿望,就像在关于客人和主人的寓言中那样。
这个障碍不让我免费地收到任何一切。而反映的光是我的满足。毕竟这样我能够做出某种为了给予的事情,这充满我。
如果是这样,我何必还要满足?满足需要只是为了让屏幕和反映之光存在。
毕竟创造者不是从接受那儿而是从给予那儿获得满足的。我也是因为给予而感到满足。这是品质的相同和与创造者的融合。
因此,原始的由创造者创造的享乐的满足及在它对面的满足,只不过是来在它们的基础上、在它们之上建立一种新的愿望和一种新的满足的必要条件。是我来创造它们!

来自2010年7月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将来的世界就在下一秒中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现实、世界、宇宙

我们处于灵魂的系统,这些灵魂是相互连接的,处于改正的、由创造者初始创造的状态中。这就是所说的:“动作的结束就在原始的念头中”。创造者借助它的念头完成所有一切。它想到的一切就会发生。
我们通过我们的努力要达到同样的状态。为什么?以便能够在这个状态中分别品质的划分等级、所有元素、感到自己在控制,感到并理解它。
因此,我们处于同样的只不过完全没有意识的状态中。我们该怎么做?请求意识。我想要看到、认识到、感到我所处的地方!在我现在所感到的世界中什么状态像精神的、创造者创造的状态?这是追求到达它那儿的我们之间的关系。
现在我们彼此间的破坏的关系让我感到我所谓的“这个世界”。我这样感到这力量,那是因为我只是感到我自己,我完全沉浸于自己之中。如果我的感知感官以相反的方式开始工作,从内往外,我将会感到真正的我现在所处的现实。这种“从内往外”的感受变化是逐渐发生的,根据125个阶段,有了我们的劳动、我们的努力,以及我们的请求,这才会发生。想要不处于幻想中,不让自己糊涂,不犯错,我在哪里实现这全部过程?在团队中,在我的现在的状态中,我应该实现这一点。
这就是我所请求的那一切。一切都很简单以及很容易被抓住:有团队里,每一个人都渴求达到彼此之间的关系。在阅读光辉之书的时候我们来请求关于这一点。为什么?那是因为借助阅读本书我们在我们之间拥有了战胜利己主义的力量,也就是所谓的“创造者”来唤醒我们的真正的关系。那时我们期待有机会被实现,甚至如果它们不是真正的,而是虚伪的。这一点被描述为“做了和听到了”。
这样看待我们的状态、研读所有要发生的那一切,被叫做意图,而我们的工作——人的内在的工作、创造者的工作。通过书籍和我们之间所战胜的力量来使用这个系统被叫做卡巴拉科学。
这都是逐渐地为创造物显露创造者的阶段。什么是“创造者的显露”?是在我们内部里的给予力量的显露。因此,创造者(Bore)被称为“来(bo)和看到(re)”。最终,我们在从事创造者的工作——这就是卡巴拉科学。

来自2010年7月4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