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于知识的信仰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每次当我听到“关于知识的信仰”,我立即就会想到某种自私的利益,在这种情况下该怎么办?
答案:一切都正确,我们不能以不同的方式去想。在我们内部里任何时候出现的任何利他的品质都是来自“上面”,也就是在最高的光的影响下,这光让我们回到根源那儿,变得与创造者相同。
而如果我们暂时感觉不到愿望去利他地给予,那么需要付出努力以便吸引到最高的光,来影响我们,并给我们提供了这些品质。
如果我理解,我不能获得真正的给予,这已经是一种对我们自然的好的理解,普通的人不会产生这种理解。这也是因为光对我们产生了影响而引起,并指的是对精神世界的接近。
最好的光在我的利己主义中描绘它的品质,因此我能够理解,什么是“我之外的”给予,并开始渴求真正地给予而不接受任何报酬。如果人这样理解,他就已经站在了进入精神世界的门口(mahsom)。

来自2010年7月2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一)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
第一部分:根据Shamati第15篇文章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第二部分:根据《光辉之书〉的课程
[media5] [media6]
[media7] [media8]
关于《早晨课 程》
新的 《早晨课程》安排
暂无评论

对创造者的恐惧

会议、活动、对话精神工作

存在崇高的目标,我们在我们的自私的感受中根本就不能感知它,它隐藏在对一切都要吸进“自己内部里”的追求中。 走出自己并关心“我之外的”一切被称为精神的恐惧(irat ashem)。
现在我一直在担心怎么充满自己、保护自己——这被称为关于自己的恐惧。潜意识地,我们一直都在担心怎么去吸引有益的东西,并远离对自己、利己主义有害的事情。
精神的恐惧指的是,我在为处于我之外的人而恐惧,我担心他们、担心创造者,就像母亲担心小孩那样——当她的所有想法都与宝宝有关。
在这个恐惧之中,在对亲近人的关心中,在自己(自己的利己主义)之外,我感到更高的现实。

来自世界大会第一节课程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二)

早晨课程
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对卡巴拉科学的前言》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卡巴拉智慧的实质》
[media5] [media6]
[media7] [media8]
关于《早晨课 程》
新的 《早晨课程》安排
暂无评论

对光辉之书的导读:作者导言

光辉之书

亲爱的朋友们!我开始发表来自我将出版的书籍《对〈光辉之书〉的导读》的一部分。

作者的导言
亲爱的读者!
假如你在问,你为什么需要本书,在你读完了第一页就会决定——继续阅读还是放弃。
卡巴拉科学及其主要书籍《光辉之书》,向人解释了生命的原因和目标、精神发展的程序(它本来就在自然中被灌输)以及怎样通过便捷的道路实现生命目标。
按照《光辉之书》的解释,创造者创造了人的发展程序——让人达到创造者本身所处的状态。为什么?那是因为那个状态是最好的。
但为了把人带到这状态,以满足来充满他,以及向他提供关于永恒和完美生命的知识是不够的。人应该能完全地感到这个状态。
想要这样,人自己要达到创造者所处的完美。人应该学会怎样把满足和痛苦与真理和谎言区别开来,并宁愿接受苦涩的真理而不是甜蜜的谎言。
这是一条很不简单的发展之路。我们用许多个生命周期并且是无意识地走过了这条道路的一部分。但在我们的时代,我们已经到达了最后的发展阶段,并因此感到我们需要感知到生命的意义——即理解之于我们所发生的那一切,我们所处的地方和原因。
这些问题将逐渐地让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来学卡巴拉智慧,就像你现在打开这本书这样。那是因为在所有的寻找之后,人明白了从哪里都不会找到答案——不会显露他存在的源泉。
本书讲述了你发展的阶段直到绝对地与创造者相同。该过程对地球上的每一个人而言都是不可避免的,是必须要完成的。
你会合上本书并继续过着往日的生活,还是试图理解卡巴拉科学的作用——这会决定你的未来:
要么你继续生活,受着外部情况的压迫,它们就像现在这样,不过会更强烈一些,把你带到卡巴拉中。
要么你现在付出努力去发现控制你的创造者的手。在这种情况下,你将会看到道路和目标、所有事件的原因,并且将会发现怎样去走简单的而又舒服的道路,获得与创造者同样的生命。
祝你们好运!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一)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
第一部分:Rabash的文章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第二部分:根据《光辉之书〉的课程
[media5] [media6]
[media7] [media8]
关于《早晨课 程》
新的 《早晨课程》安排
暂无评论

会议之后的工作

会议、活动、对话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如果你在这三个时段:会议之前、会议之中、会议之后,能够选一个最有效的,应该是哪一个?
答案:没有其中一个时段就不可能有其他两个。如果会议之中我没有受到很大的影响,如果会议之后我感觉不到降落,我就不会有可以上升的基础,并不会有进行上升的力量。毕竟这上升是到下一个阶段的上升。每一个上升都基于(1)从环境获得力量(目标的、创造者的伟大性——会议之中),(2)揭露新的自私的愿望(降落——正好是会议之后),(3)付出努力以通过获得的力量升到所获得的愿望之上(尽快、尽量深入地接近对方,进入日常工作、对下一个会议作出准备)。
会议之前我们一直都在为下一个会议准备自己,作出准备以团结,并从那么多的人中获得影响,以便他们能够尽量地影响到我们每一个人,而且每一个人都激动得浑身颤抖。
毕竟唯一的自由的选择是从环境那里获得力量,环境的影响——唯一的精神上升的手段。
会议之中,我吸引的印象越大,之后通过实现我的印象,能上到的阶段就越高。这印象应该转变成我自己的、持久地属于共同愿望(kli)的感受。

来自2010年7月28日的早晨课程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对〈Panim Meirot之书〉的前言》
暂无评论

想了就会听到!

会议、活动、对话我像创造者精神工作

问题:我怎样才能对创造者产生恐惧感,如果我只能看到我们的物质的世界?
答案:到这种时刻:我在团队中已经很长时间了,并突然间“听到”,为了达到精神世界我必须与朋友们团结。为了什么我不清楚。暂时我内部里还没有元素间的感情上的关系:
一、更高的目标——我感觉不到和感知不到它,但应该达到它;
二、最高的力量——我要认识到和感觉到它;
三、我对朋友们的关系。
四、朋友们的团结的状态——我们要达到它。
这些都是一条我内在的感情上的显露的链。
毕竟我们都生活在感情中。我们被所谓的“享乐的愿望”创造。这愿望要么感到满足,要么痛苦——没有其他的。
因此,我的对任何事情的态度在我的感受中或存在或不存在。如果在我内部里没有感情上的关系之链——从这一刻开始直到我达到创造的目标(通过对创造者的爱、对它的关心、对它的恐惧、对团队的关心以及与朋友们如同一个人一颗心的团结),如果在我内部里还没有对这一切的感情上的反馈、影响和反应,那么我还要继续与自己工作。
怎么办?存在显露创造者的条件,就像在Sinai之山那样:渴求团结如“一个人一颗心”,它就会在你们的团结的愿望中显露出来。甚至,我们只是要渴求团结,而团结本身创造者会进行。我们应该获得对团结的愿望
但我怎样才能付出努力,如果我不想?只有通过动作才能产生渴求。关于这一点是这样说的:“做到了以及听到了!”。
就是为了这一点我们的虚假的世界被创造出来,在这个世界中我们还处于身体中——所以你能够完成虚假的物质的动作去给予朋友们,甚至如果你一点都不想去谈与他们的团结的这一点。
你没有产生对此的愿望?没关系!你不只是在愿望中生活着,你也在外在的外壳(所谓的生理性的身体)中存在着。通过完成物质的动作去给予朋友,似乎你在关爱他,而不是自己。
于是这就被说成“为自己购买朋友”。以各种不同的方式去给予他,你将会感到你对它的态度。凭什么?那是因为在他身上付出了自己的力量、自己的努力。你没有想,但通过这样去做获得了对他特别的态度。
这被称为“做到了”——根据你在不情愿的情况下所完成的动作,你实现了“听到”——给予的品质(听力是Bina的品质)。那时你就会开始听见Tora所说的,毕竟它在通往光的道路上指引我们(在希伯来文中Tora来自or——光和oraa——指引这些词)。
因此,让我们一起团结,甚至在没有愿望的情况下,让我们提升到我们的感情之上,并以全新的方式来感到自己。

来自世界大会第一节课程
暂无评论

早晨课程(二)

早晨课程
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十个Sefirot的教育》
[media1] [media2]
[media3] [media4]
第四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对〈Panim Meirot之书〉的前言》
[media5] [media6]
[media7] [media8]
关于《早晨课 程》
新的 《早晨课程》安排
暂无评论

转折点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在动物的阶段上生存,也就是完全地顺从我们的本质。但在某种时刻内,在感到这种生命是微不足道的和毫无意义之时,我们产生了提升到这个阶段之上的愿望。
但怎样才能超越动物性的自动的、被迫的存在,并变为自由的、高于动物身体死亡的人?毕竟“人”指的是与创造者“相同”(adam,来自希伯来文德单词dome——相同。)
想要这样上升,需要在动物之中建立新的本质——“人”的相同于创造者的本质,我们需要给自己吸取使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
这是特别的最高的力量,它来影响并改变我们,以至于我们超越自己的理解、感受、能力和感知,并上升到更高的所谓“人”的阶段。
这不是简单的机械的上升和知识的积累,这是一个转到完全不同的自然阶段的过渡。我们不清楚这怎么发生,因为现在我们都在从自己的动物性的身体中来观看世界。我隐藏于这个动物之中,并通过它的眼睛、耳朵还有其他感官来感知这个世界。
光没有到来,没有让我放弃动物性的外壳和它的感受并以人的形象存在之前,我无法见到不同的世界,光来了我才能看到和感到新的现实。
现在我们既不懂我们所处的现实,又不懂应该去哪儿。只有有了一个才能有第二个。但为了启动这全部过程,我们被给予两种方法:加入团队和对卡巴拉书籍的研读。
通过团队、团结在一起的愿望,我们走出自己本身并变为人。人是与他人团结的并具有给予亲近的人的能力。而借助书籍,我们怀着愿望去吸引光,并把可取的转变为实际的。就这样我们真的达到人的阶段——并变得与更高阶段相同。
我们每一个人都具有一个变为人、并不再作为动物的愿望,也有加入团队去付出努力的机会,以便摆脱动物性的感受并一起团结。我们的关系将会让我们变为人。而通过共同阅读吸取的最高之光将会为我们完成这一工作,并把我们的努力变为新的真正的现实。让我们怀着这种希望在一起学习。

来自2010年7月27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 根据《光辉之书》
暂无评论
«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