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儿的角色

早晨课程精神精神工作

问题:在精神世界里我们的更高的阶段是什么?
答案:我们不知道这一点。我们在更高阶段的子宫中作为一个小点、一滴精液、我们的精神的Reshimo(记录、基因)。除了这个Reshimo之外,我们什么也没有!毕竟我们的身体、理智和感情不属于精神世界,甚至在那里感觉不到。
在精神世界只有更高阶段的子宫(无止境世界的Malhut),而我们在它里面。我们每一个人都是Reshimo(0/1, shoresh aviyut/alef itlabshut)或者心里之点。而现在我们的任务就是试图粘合子宫之墙!
一切都从精液被吸收的那三天开始。对于胎儿(我们)来说,第一个问题就是粘贴上子宫的墙,也就是与更高的阶段完成第一次接触,而为了实现这一点需要对它而言取消自己。
但这个更高的阶段、这个子宫的墙是在哪里,这究竟是什么?更高的阶段是卡巴拉的团队、是我的环境!在这种情况下更高的阶段对我来说是创造者。
这样一来,存在着环境和我,通过贴上它(尽管所有障碍),我来接受团队的愿望和全部的力量并可以从他们那儿在我内部里接受所有一切(这时我对它们而言取消着自己)。
当我粘贴上团队,aviyut,愿望的力量就开始滋长,并引起我内部里的不舒服的感受:绝望、利己主义的滋长、包袱。
但我只要更深地进入内部里、团队中、“子宫的墙中”,就像水蛭那样。那时在我们间出现的第一个接触不是通过那个点,而是通过管子,借助这管子我将会接受血——暂时是属于非生命层面上的关系(希伯来文的dam血来自domem非生命的),但我已经会从更高的阶段收到精神的食品。
这一切都是根据我与团队的关系而获得的。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其他进入精神世界的墙,只有通过它我才能进入那儿!

来自:2010年6月24日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对Sulam注释的前言》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