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欢呼,让我们欣赏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让我们大家都提醒对方并欣赏精神的目标、渴求它的环境,以及我们所具有的独特的自由选择的机会是多么伟大。
世界上有几个人能自由地行动?如果所有人都根据自己的本质来控制,那就没有任何“执行者”。如果我从上面完全被控制那就没有“我”。这就是所说的:“我来了,但一个人都没有……
存在很多人,但似乎没有他们,任何一个它们的动作都会不自由。不存在具有自有选择的人,就不存在任何世界,什么也不存在就是一个无止境世界。
对于创造者来说,其余的什么都不存在。只有执行自由选择的人才存在。
想象这种世界的图像——绝对的空虚!在它之中只有几个愿望,它们提升了并能够执行自由的动作。你也有这种机会——变得自由、变为人!
让我们意识到这个机会的伟大性。

来 自2010年6月23日的早晨课 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十个Sefirot 的教育〉的前言》
暂无评论

怎样接受以便给予?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为什么会这样写:从一个到另一个阶段的过渡随着屏幕的厚度(aviyut)的增加而发生?毕竟 aviyut是容器的特点而不是屏幕的。
答案:屏幕就是精神的容器。第一个限制之后,愿望不再能作为容器。精神的容器、“kli”是我所能付款的措施。
如果我到饭店,并说我很饿,他们不会管我多么饿,他们会看我有多少钱,即看我的屏幕。
也就是说,我所具有的能覆盖的aviyut(厚度)、为了给予而接受的可能、意图的力量,以及我能够将我的过去的自私的愿望与反自私的屏幕、给予的意图连接的程度。
借助没有任何厚度的屏幕,什么也不能接受到,这只不过是限制。限制是没有厚度的屏幕,也就是,为了自己我什么都不想接受,而为了给予也仍然不会。
我为了给予能受到多少?我屏幕的厚度是多少我正好就能受到多少。如果我屏幕的力量有20克,那我就能受到这么多,毕竟我为了给予能够收到。两个动作(接受和给予)应该团结在一个屏幕中,那时的才能为了给予而接受。

来自:2010年6月23日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对Sulam注释的前言》
暂无评论

什么请求才会被听到?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更高的阶段总是处于完整中,它除了给予什么也不要。这个更高的阶段并没有感情,而且不影响情绪,这是一种系统、预定的不变的规律。如果你符合这个规律,那么根据符合的程度,它就向你发挥积极的作用。而倘若你不遵守这个规律,不相似于它,它就会对你发挥负面的作用。
毕竟我们的最初的、最终的在创造过程中的状态是被预设的,而且这些状态要完全地实现自己,无论你帮助或反对这发生,无论你是否理解这过程。下面的阶段(就是你)只有一个好机会:有意识地参与到这个过程中,而且为了这个向更高的阶段传达自己的愿望。
我们就要达到这个愿望,除了愿望我们什么也不要!而且应该要知道怎么把这个愿望提升,以转到更高的阶段。而更高的阶段处于完整中,但总是可以给下面的阶段提供所必须的。
下面的阶段是所有灵魂的聚合,更高的阶段是唯一的光、一个念头、一个力量。而如果下面的阶段想要变得像更高的阶段那样,也就是团结并合为一体,它就能够向更高的阶段那儿提升它的这个愿望。除了这种请求以外,更高的阶段什么也听不见。这就是所谓的请求,MAN,也就是变为一个整体的渴望。

来自:2010年6月23日早晨课程的第二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对Sulam注释的前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