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往光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如果我升到自己的利己主义之上,并进入其他人的愿望,那么我就会得到无止境的精神的容器。在其中我能够感到全部的无止境的光。
这运转起来很简单。似乎有一根很粗的管子,光通过它流动,而在它之上有水龙头。
借助它我能够很明显地改变光的流动,我可以完全地打开水龙头。
但就像在我们世界那样,在这里甚至小孩都能玩水龙头并改变水流。我也是这样。

我只是具有微小的发现精神世界的愿望——一个心里之点。
但如果我去应对他人的愿望,并进入共同灵魂的肌体(似乎作为它的微小的细胞),那我就向这个共同的肌体给予,它开始关心我。那时我就开始接受无限的机会。
换句话说,卡巴拉不只是随便说,我们要离开自己的愿望并进入他人的愿望。
毕竟我们会得到比以前所有的都大613倍的机会——精神的容器、愿望!
我们只有一个点,而现在我们得到了全部的身体,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样!

来 自2010年6月10日的早晨课 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十个Sefirot 的教育〉的前言》
暂无评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