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游戏吗?

利己主义团结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感到朋友们是最伟大的人,这是一场什么样的游戏?
答案:这不是游戏,这是隐蔽的克服。是我的利己主义隐藏着不让我看到他人,而也不让他人看到我,不让我看到整个无止境的世界。
现在我处于无止境的世界中,但我看到的图像不会让我愉快……
是我的利己主义这样向我描画人:一个很丑、另一个很笨,第三个很懒,第四个喜欢撒谎。但其实都不是这样的,这个图像是在我的里面,在我的利己主义中。
如果在我面前是我的很疼爱的孩子们,我会怎样来看到他们?他们会显得完整,毕竟“爱将会覆盖所有失误”。他们会有缺点,但我仍然爱他们。
因此,一切都是我的利己主义的错误,除了它以外我什么也看不到!在头脑的后面的部分我有屏幕。
我似乎在亲眼看着世界,但它经过我的利己主义的冷却并在这个头脑里的屏幕上投射出来。
一切都取决于我的态度、我怎样调整自己,以便看到它。


这样一来,我需要如此地把我调整到团队中,以看到所有朋友们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经过绝对改正的人。
这难道是游戏?我们只不过在取消自私的欺骗!这是合理的动作。在我之外是无止境世界,我甚至现在处于它之内。
如果剥落全部的外皮——klipa(是它在破坏你的无止境的世界),你就会看到无止境的世界!
一开始你去玩,付出努力。在尝试中看到我们似乎都是改正的、伟大的和相互关联的。
通过这样去做,我们将会为自己吸取很强的环绕之光,它会改正我们的本质。从利己主义那儿,我们会达到给予。
这是很简单的原则,它是绝对现实的,在这里没有任何神秘。我们靠着自己的力量试图看到自己在处于改正的状态中,而且取决于我们的努力、我们得到的内在的力量,这力量被隐藏于这个改正的系统中。
我们通过我们的愿望让它唤醒。这是实际的改正的动作。

来自2010年6月10日的早晨课 程的第四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
暂无评论

关于错误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Baal Sulam的文章《对〈十个Sefirot 的教育〉的前言》,第58条:这样就可以理解贤者所说的“基于恐惧返回的人,值得,犯罪对它来说变得就像是失误”。
……人所做出的犯罪来自双重隐蔽的控制,也就是隐蔽中的隐蔽。
单个的隐蔽指的是,人相信基于惩罚和报酬所进行的控制,但由于痛苦,人在很多时候会产生有罪的想法并会开始有疑问……

人为什么会犯错?因为他没见过他在犯错。
但人毕竟不应该看到。我们的全部的工作都是为了获得新的视野——高于知识的信仰。
因此,一开始我们看不到精神世界,以便以后有机会在给予中看到它。在自私自利中无法看到精神世界。
谁也没有对我们隐藏精神世界,并用墙隔开。我们自己用自私的愿望来隐藏它!
因此,当我们升到了在自己的利己主义之上,那就会开始看到精神世界。
似乎在我面前立着一面墙,像壁垒一样,而如果我提升在它之上,那就会看到,在这堵墙外面有什么。
就这样可以想象一下,什么才叫高于知识的视野。当我处于“知识之中”,在壁垒之下,我就无法看到精神世界。
毕竟我有着不同的感知感官,而我需要在给予的愿望中获得感知。
当环绕之光向我照耀时,它给我显露精神的现实,就是在这个光中我能够看到这个现实。
因此,我在看到精神世界之前犯错和造成罪恶是理所当然的。难道我能够不犯错?
但为什么它们不被称为失误?那是因为借助它们我改正了自己,当我每次发现我的错误并改正了它们。
就这样,我达到了“基于恐惧的返回”的阶段,建立了自己的“给予为了给予”的屏幕。
我正是借助犯下的错误学会了,毕竟没有揭露自私的愿望的全部的邪恶就无法改正任何一切。
这就被称为发现错误。当我在某种程度上改正所出现的错误,我就会执行戒律。
因此,在完成返回之时,人改正它所有的错误。毕竟正是借助它们,人达到了给予的品质。而所有这些错误就是隐蔽的结果。 

来自2010年6月13日的早晨课 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十个Sefirot 的教育〉的前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