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往给予的心理上的障碍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向往精神的目标的道路上存在着心理上的障碍。倘若我想要得到给予,我除了给予之外,什么也不需要请求。
而且,这给予并不受我的自私的理智的和我目前的愿望的限制。
也就是说,我不能要求现在所清楚的那一切,毕竟这与真正的给予、精神的状态完全相反。
当我进入了这个状态,我就会获得这个精神的品质,在那里我就会开始根据我的新的理智和心来检查自己,也就是说,我会开始在给予的愿望中感到并理解。
但如果我想在自私的愿望中认识到给予,那这根本就不会发生。因此,第一个阶段被称为“Mahsom的超越”(站在精神世界之上的壁垒)。
这意味着去感知给予的品质,但这感知与在我的愿望中所发生的没有任何关系。
因此,我要求高于我理智的品质:我只是想要知道,我怎样才能获得这个品质,但这意味着什么我都不清楚。
我与它没有任何关系,没有任何联系之点,任何检查,从上面让我怎么感知它,我就怎么去感知。
看起来,这种态度实在不适合严格的、发达的、聪明的人。恰恰相反!
正是那些具有丰富的感情、理智及理解所发生的过程的人来检查自己的利己主义并看到,我们是多么深地处于它的控制和奴役中,而于是他们理解,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提升到利己主义之上,彻底把自己从自己的目前的愿望与被限制的感情和理智中分割出来!
于是,上课之时我请求光来影响我们,无论它对我进行什么。
我似乎是一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孩,坐在母亲的手上,并同意接受它对我做的任何一切。
我就是要达到这种对更高阶段的牺牲和贡献:我请求光来治愈我!除了这之外,我什么都不要求。

来自2010年6月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树》
暂无评论

怎样影响到自己的状态?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我们无法控制我们的状态。那我们怎样才能让它们发生变化?
答案:我们要请求更高的光,以提供我们机会认识到什么是给予。我不请求任何其他!
我们不能凭借在我们的理智中所想像的那样来认识、分别和控制我们的状态。
这是可能的,只有我高于自己的理智和我所习惯的态度上升到纯洁的给予的品质,并除了它之外不要求任何一切!
你们应该请求的不是理解,不是感受,而应该请求处于给予之中。
全部的和完整的精神的容器是统一的唯一的愿望。
如果我只是请求给予的品质,即高于知识的信仰,以便认识到这是什么并处于这之中。那时我就会收到这个品质,而就在它之中,我将会感到、看到和控制所有一切。

来自2010年6月2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树》
暂无评论

打开向往自由的门

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问题:在第一个双重隐蔽的阶段中,人怎么能犯罪,我不清楚这一点。
人毕竟看不到精神世界,而为了故意罪恶,要懂得你在做什么。
答案:卡巴拉说,你本来就是犯罪者,你一生就是这样。我们都是犯罪者!但不要抓住我们,毕竟我们在这个世界中就像处在监狱中……
毕竟我们所能做到的就是发现我们是犯罪者,并被抓住 ,而且我们本来就处于这种状态中。
而现在,如果有人想离开这监狱,是可以的,门开着呢!但想要离开它你要改变自己,没有其他出路。
犯罪和失误其实是在显露我们与创造者是多么地相反。如果你没有发现它们,那就没有任何犯罪和失误。
这是所谓的“基于惩罚和报酬的控制”。报酬是进行给予的机会。惩罚是没有机会给予……
犯罪是双重隐蔽的后果,而失误是单个隐蔽的结果。一个隐蔽隐藏着“除了它之外没有其他的”,另一个隐藏着“它好和做好的”。
如果我们在这两方面犯下过错,这就是犯罪。而如果只有一个那就是失误。因此更容易改正错误。通过改正错误,我们改正了一半的犯罪,而它就会变得更容易去完全地被改正,毕竟它从犯罪变为了失误。
其实,我们一直都在改正我们的错误。毕竟失误首先要变为错误而之后才能被改正,当我们开始为了给予而接受时。
这就是基于爱而非恐惧的返回。

来自2010年6月13日的早晨课 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十个Sefirot 的教育〉的前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