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酬是看不到酬劳

光辉之书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我们应该感谢创造者它为我们的隐蔽。如果没有隐蔽,我们永远都会是一直渴求明显的满足的动物。
隐蔽让我处于黑暗中,虽然这不舒服,但在其中可以形成自己。
因此,无法看到,我们是否会正确地发展,我们是否会得到报酬。报酬是在隐蔽中,试图完成给予的动作。如果我们为了这所有一切看不到报酬,那这就是报酬。
否则你不会脱离创造者的控制。只有在隐蔽中你似乎才能够不受它的控制。它
在观察着你,给你机会在隐蔽中(它在无止境世界的限制之后形成了)发现它和它的动作的伟大性。
没有人去谈论隐蔽是否好。毕竟这会意味着,人依靠着它的本质上的追求,渴求回到它的动物性的状态。
知识是最糟糕的。如果我们在获得了高于知识的信仰后来获得知识,那么就会出现一种新的在给予中的而非接受的品质中的知识。这已经是属于更高的力量的知识。
但首先我们要进行限制,走到那一边并在那里发现它。而在这之前是不可能的。

来自2010年6月13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树》
暂无评论

隐蔽在我内部里?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到来人要认识到创造者的时间,创造者在人的面前稍微地显露自己,让人看到它的良好。后来创造者让人的利己主义变得更大,于是人觉得创造者是不好的。创造者这样去做是因为想要人提升到自己的利己心之上并宣布:“一切都好,只有我在我的利己主义中感到这不好,我提升到它之上,就会看到,一切都好。”
就在那时,创造者以良好的方式显露出,这样让我的利己主义长大,而在这个利己主义之后它比以前隐藏得还好。人又会感到糟糕,但他借助高于知识的信仰应该升到利己主义之上,并理解,这全部的邪恶只是在利己主义中被发现的。但其实它的控制总是好的。
换句话说,我提升得越高,隐蔽性就越强。但我内部里具有越来越强的力量,它让我提升到自己的利己主义之上并理解,只有对于我的利己主义而言才存在着隐蔽。当我转到了给予的愿望,隐蔽将会消失。更确切地说,不是隐蔽消失,而是我们升到了隐蔽之上。我们自己在简单的、不变的光中来创造所有这些阶段(双重的隐蔽、单个的隐蔽、显露)。
想要获得光,就要升到自己的利己主义之上并在屏幕之上(即在给予的愿望中)接受光。在自己内部里发现给予的愿望,这就意味着发现了创造者。
但处于隐蔽之中,这就意味着,我感觉到自己多么缺乏显露和给予的品质。你因为没有给予的品质感到难过?这样就能衡量你隐蔽的程度。但,随着我们的发展,隐蔽究竟是在滋长还在减小?!
我长大,隐蔽也逐渐地消失,毕竟最终我达到了显露,隐蔽就越来越少了。但质量上隐蔽更强,我因它会吃更多的苦。
我改正了我的愿望的一部分,在这一部分中变得与创造者相同,达到了显露,但在其余的部分我仍然处于隐蔽中。而在那里我感到,我是多么地缺乏它,
在那里我感到,我多么地缺乏它,它是如何因为我的不好和没有改正而隐藏自己。我上升得越高,我的显露就会变得越大,隐蔽也越少,似乎只留下了百分之十的隐蔽,但我为这百分之十,要比在下面感到的那百分之九十的隐蔽更感到难过……
我的这个“污垢”,似乎是不毛之地,但在我的眼中看起来就像可怕的污垢。怀着百分之九十的显露的力量,我看到了我所缺乏的!
这样一来,隐蔽的程度减小,但它堕落的感受在滋长,直到我们完全地显露创造者……

来自2010年6月9日的早晨课 程的第三部分,根据Baal Sulam的文章《对〈十个Sefirot 的教育〉的前言》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