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还会到来

团结早晨课程现实、世界、宇宙

我们连想象都不能想象,我们生长的那个环境形成了我们,而我们剩下的全部的生活都要根据这些榜样去做。我们一直都有着榜样,怎样在自己的自私的愿望下获得私利。毕竟所有人都这样做了,而我们像他们这样学会了。
我们永远都不会看到怎样作出给予动作的榜样!甚至在教给我们做出“善良”的行为的时候,我们被告诉这也属于我们私利的范围内。
也就是我们一直在受着自私的榜样的影响,我们内部里就像安装了这个接受的软件,而其目标不管怎样都一直维持着自私的胜利。后来习惯变为了第二个本质,而我不再能以不同的方式去理解世界。倘若我在给予的波浪上看到它,而不是在接受的波浪上,它也许会显得完全不同。也许我会看到完全不同的、现在注意不到的东西,谁知道呢……
我就这样长大了,并变成这样的人。当然现在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以改变我的本质。但也许,会到来孩子在完全不同的情况下开始长大的时候:孩子生长的环境(老师、父母、亲密的人)和全部社会之中的人们会不同地、利他地发挥相互作用,而这也会影响到孩子们……

来自2010年6月6日的早晨课 程的第四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之于团队的重要性》
暂无评论

一个人在道路上?不可能!

团结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如果我失去环境的支持甚至只有一秒钟,我一下子就会降落。我自己无论怎样也不能抓住精神世界、创造者和给予。当我与其他人连接并从他们那儿获得支持,我只能处于我的精神的容器中,也可以处于这个容器之外。一旦我失去了它们的支持,我立刻就会降落。
人是无法单独前进并达到某种什么的。你甚至一秒都不会让自己一人呆在精神的道路上。
如果人觉得他能单独前进——自己阅读卡巴拉的书籍,进行某种动作并让自己保留在精神的道路上——这是一种欺骗。人会一直骗自己并希望它能够进步。如果我们不参与到团队中及保留所谓的相互担保的关系,我们就没有任何机会甚至一秒都不能在精神的道路上停留。
处于精神的环境中也不意味着在生理上处于那儿。主要决定于你多么地渴求受那环境的影响。
毕竟你想让自己接受最高的力量、创造者的影响。但如果我单独阅读卡巴拉的书籍,我就不会受到它的影响,因为那时一切都会超过我的自己的过滤器。我将会按照我的理解和感受,按照我所想看到的来感知书籍!
只有在我所读到的内容来自环境的情况下,我才会受创造者的影响,而创造者将会“出于它的民族中”,即在团队中,在灵魂的聚会中有着最高之光、创造者。
而单独地我们无法实现精神上的前进。我们不得不意识到,团结是发现创造者的工具。

来自2010年6月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之于团队的重要性》
暂无评论

最强的同时是最依赖的

团结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环境将会让我一直都考虑精神的目标,如果我自己去担心团队中的每一个人都去考虑我们的团结并不放弃这种想法。那时大家都会产生这种印象,变得更强并会进步。这就是相互担保:每个人都在考虑,他人为了精神的进步有着所必要的那一切。
如果我自己不担心怎样从环境那儿接受,而担心怎样加强朋友们间的关系,那么就像母亲担心孩子那样,这就足够让这种环境开始影响我。首先我要朝着机遇、关系、关怀去行动。
在这一方面,我应该将自己看得比别人高,以便能够影响和强化他们,当我寻找我为这能付出什么时。然后我要知道怎样取消自己,以便能够从他们那儿接受。
这会发生的,毕竟如果你在某个方面付出努力,它就会变得对你亲密、重要,并开始对你发挥作用。这似乎是父母,他们从自己小孩身上获得灵感,而同时也取决于他们的小宝宝

来自2010年6月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之于团队的重要性》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