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懂得,是达到和理解!

光辉之书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光辉之书》,Tecave,第132-133条……绿叶树(香桃木属)的支包含三,即三条线,HaGaT……河柳树包含两个,即Necah 和Hod。它们没有香味和味道,它们都像人的胫骨。而棕榈的支,即Yesod,把它们都像身体的脊柱那样包含了。怀着这些形式,即HaGaT——NeHi,人应该站在创造者面前。棕榈之上的叶子指出所有其他军队,后者用创造者的名称命名。
《光辉之书》不是为了懂得,而是为了达到理解。达到理解指的是达到我的改正的愿望,感觉到并开始看到,随后理解。在这之前什么都不是。毕竟我没有容器可以理解这一切,我不具有光辉之书所谈到的品质。
毕竟这里所谈的不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所熟悉的棕榈的支和其他植物。光辉之书谈的是在我们世界获得这种形式(即支的形式)的力量。但本书向我解释了根,而我什么都不知道,无论它们在哪里或它们是什么。
因此我虽然在听着,但什么也不懂。我只清楚,这里所谈的是我感知不到的现实。或者是我想象这个世界的图像,但这是完全不对的态度。
因此,我只能去想我们该怎样团结以便在我们之间的关系中发现光辉之书所谈的。这是之于更高的系统及在其中显露的创造者的故事。
因此,Baal Sulam在《对〈十个Sefirot的教育〉的前言》中,第155条写到,卡巴拉学家不只是为自己写了书,以便相互交流知识,而且也是为了我们。这些书籍向我们提供奇迹的手段(sgula)。
即使在我们什么都不懂得的情况下,怀着达到书中所谈的更高现实的意图来阅读,那么我们就能为自己唤醒环绕之光,这光让我们返回到根源、创造者。
这光改正我们,提供给我们给予的意图(现在我们所具有的是接受的意图),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开始在给予的品质中感到更高的现实——精神的世界。

来自2010年6月4日的早晨课程,根据《光辉之树》
暂无评论

MAN含有一切

光辉之书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

问题:我们要提升MAN(祈祷)。这是愿望中的动作?
答案:MAN意味着我请求给予的力量。我从Malchut转到Bina,并向Bina请求给予的能力。
但我应该达到这种状态:这个祈祷(MAN)充满了我,而这对我已是足够,我感到高兴,因为我能够提升MAN。
这个状态在Tora中是怎样被描写的?你进入天的光中。天对你来说就像当你什么都没有,走在沙漠中,寻找着MAN(给予的愿望),而在找到的那一刻,它让你复活,并充满你的内部。在其中含有你所想要的。
但这是什么味道?来自哪儿?这个MAN是什么?它从Bina那儿来你这儿,那时你有机会请求创造者,并感到满足:“我与它建立了关系。我可以请求它。其他什么我都不要了。”
但我想,我怀着愿望并在它之中发现创造者?没有。追求创造者对我来说就足够。对我来说这就是满足。通过团队的建立的与创造者的关系充满我。
但这是什么关系?你在那里有着这一切吗?什么也没有。但我怎样才能联系它?这是足够的。这被称为“在沙漠中的行走”,“hafec hesed”(什么也不要)品质的获得。毕竟在沙漠中你什么都没有,你为自己真的什么都不想。但借助给予的品质进行的改正意味着变得与创造者相同,而这就是你的满足。

来自2010年6月6日的早晨课程的第一部分,根据《光辉之树》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