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改正谁:自己还是世界?

我像创造者早晨课程精神工作

我们的目标,它可以对我们显得很有吸引力,也可以不是。就像小孩子那样:他想要他喜欢的东西,所要的却是没有用的。因此,我们要找到并接受正确的行为的形式,甚至不要注意我们愿意与否。毕竟我们要升到新的给予的而不是接受的愿望!
也就是说,我们应该对自己的愿望和本质不理不睬,并意识到目标的和最高的控制的利益和必要性,那是因为它属于另一个领域——给予的领域!因此卡巴拉学家告诉我们哪一条道路可以更好地接近目标。
道路很简单——要注意到我们所不喜欢的事实。区别就是,我们想根据自己的要求改变世界,而自己却不变。而卡巴拉学家则建议我们,世界是怎样的就怎样接受(世界其实是好的,只不过我看不到而已),我们要改变自己。 这就是所有区别!
也就是,人靠着“高于知识的信仰”前进,即高于自己的利己的心和理解,并愿意在给予之光中看到世界,就像在卡巴拉中所写的那样。
如果我们试图看到改正的世界——团队——自己,我们就会开始要求让我们返回到根源的光。
因此,每一秒钟都要检查和分析自己和世界,并走在这个批评之上!

来自2010年6月1日的早晨课程的第四部分,根据Rabash的文章《让人卖出他的屋顶》
暂无评论

评论